首页 穿越 唐朝贵公子

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

唐朝贵公子 上山打老虎额 9081 2021-02-19 01:36

  山地在这个时代,是一钱不值的。

当然,对于巴赫尔而言,出卖自己的领地是另一回事。

不过,陈家人是不可怠慢的,他很清楚陈家人的能量。

此时,巴赫尔笑了笑道:“山地?那些山地一钱不值,怎么……你们对这些山地有兴趣?”

“自然。”陈正信点点头道:“大食商行希望在波斯采购一些资产,当然……也只是随意买一买,若是将军有兴趣,不妨可以做一些交易。”

巴赫尔这样的人,乃是波斯的一代枭雄,做任何事,自然是要思量再三。

他举棋不定的样子,想了想道:“不知贵商行愿出价多少?”

陈正业自是一早就做了功课的,于是随口就道:“那一片山地,有人丈量过,大抵是一万三千顷,都是山地,陈家这边……能出价九万贯,这若是合黄金,便相当于三千两黄金,如何?”

波斯人并不以铜为货币,大多还是以黄金为主。

不过陈家的钱庄,有专门的银票直接兑换黄金的服务,当下差不多三十贯左右的银票,可以兑换一两黄金!

如此一来,波斯人若是嫌弃银票兑换的铜钱不值当,可以随时用银票兑换出黄金来,而且童叟无欺,为了方便兑换,陈家将大量的黄金运至波斯的钱庄里,专门为波斯人提供这一类的服务。

起初巴赫尔并不在意,他也并没有想要出售山林的心思,可现在,巴赫尔却不禁动容了起来。

这绝不是小数目!

三千两黄金哪!

那不值钱的山地,虽然占地极大,可实际上,他是没有想过卖出的。

那是巴赫尔家的一片山地,原本是用于狩猎之用,这样不值钱的东西,其实意义并不大。

而陈家给的价钱,显然是合理的,甚至,这其实已比他心里的预期要高出了不少了!

这块地很大,又在国都附近,山脉沿着海岸的方向延伸,唯一的美中不足,是没有什么产出而已。

可现在……陈家这个价钱……显然是很有诱惑性的。

就在巴赫尔犹豫不决的时候,陈正信又道:“除此之外,听闻将军对我陈家的瓷器以及武器都有兴趣,大食商行已经在出售火器和瓷器了,将军若是想购买,也可以找我来详谈。”

“武器?”巴赫尔眯着眼,心里猛地一动。

他乃是波斯国内,最大的贵族,而之所以被贵族们所拥护,正是因为他的领地最大,收入最丰厚,自然而然,能够豢养的武士最多。

在这等遍布领主的地方,武士就意味着权力啊!

巴赫尔其实真正忌惮的……不是其他,而是陈正信所表现出来的其他意图,陈家可以向巴赫尔兜售武器,这也意味着,陈家同样可以向其他的领主兜售。

而这……则太令人忌惮了,因为若是其他领主大量购置武器,对于巴赫尔而言,显然是大大不利的。

巴赫尔要做的,是在众领主之中,形成实力上的优势,唯有如此,在波斯,他才有更大的话语权。

而大唐的军械……确实有许多长处,譬如他们的刀剑,往往更为锋利,他们的马鞍以及马镫甚至是马掌,巴赫尔也曾看过出现在波斯的保安团们的样品,确实可谓是优良。

当然,更让巴赫尔生出兴趣的,乃是大唐的火器,这玩意很有意思,只是价格比较昂贵。

很明显……巴赫尔需要一支优良的军队。

他原是不指望大唐会出售这些神兵利器,而陈家居然愿意出售,显然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既然如此,不管怎样,他当然是要买的。

而要买,就得需要很多钱,就意味着得筹措钱财,那么出售一些无用的山地,显然并非是坏主意。

只这一会,他心里就已有主意了。

因而,巴赫尔面带笑容道:“贵国的武器,我早有耳闻,若是肯售卖,倒是不妨可以谈谈。”

陈正业平淡地道:“这样吧,择日不如撞日,三日之后,大食商行会在国都举行一次展销会,若是将军有兴趣,可以亲眼去见识见识,至于细节,不妨再谈。只是那山林……”

“卖了。”巴赫尔很痛快地应下了!

既然他有心花费大量的金钱去购置军械,那么显然,为了筹措钱财,卖一些无用的山地,那就是理所应当了。

陈正信面上则是波澜不惊,倒像是早就意识到他会卖似的,因而平静地点点头道:“既如此,那么不妨及早交易吧。”

其实像陈正信这样的人有很多,他们在大食商行的指使之下,疯狂的购置大量的资产,许多大食商行的大小掌柜们,似蝗虫一般,席卷整个西域、大食以及波斯,甚至进入倭国,大量的并购各种土地、山林,甚至在大食的沙漠里,大片大片的土地,也似不要钱似的买下来。

而恰恰这些土地,其实价格是极低的。

毕竟……和大唐相比,各国的土地以及山林,往往产出并不丰富,而且也未经任何的开发,对于握有这些土地和山林资产的人而言,说是一钱不值也不为过了。

另一面,各地则开始在大食商行的运作之下,举办了展销会,数不清的大唐棉布、丝绸、瓷器、军械、农具琳琅满目,各国的商贾和领主们云集!

不得不说,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未曾去过大唐,可此时,通过这展销会,却是见识到了大唐的富饶。

尤其是各式各样的武器,更是令人难以想象,精钢打制的刀剑,精良的弓Nu,甚至是火器,看得人目不暇接。

于是下单订购者,数之不尽。

这些领主们,不得不拿出自己储藏的黄金,去兑换银票,而后再用银票,购置他们所要的货物。

只是……这些精美且高昂的大唐宝货,什么都好,唯一的美中不足的,就是贵。

同样一个农具,在大唐不过四百文,可是到了这里,折了黄金的价格,便是接近三贯了。

因为价格高昂,对于绝大多数西域、大食和波斯人而言,他们显然是望而却步的。

但是……武器却依旧热销。

这等分封的制度,领主们有豢养大量武士的传统,当有人买了武器,其他人就必须要买了!

哪怕是绝大多数领主省吃俭用,可是这武器却是必需品。

因为任何人都清楚,有再多的钱财,得保得住才有意义,而保护他们城堡和财富的,便是这些精良的武器!

倘若别人都买了,自己不买,假以时日,自己的实力,势必一落千丈,到了那时候,亏得甚至就不是钱,而是自己的命了。

钱庄趁此机会,甚至推出了借贷的服务。

陈家人素来有借贷的传统,万物都可用于抵押,会有专门的人,对你的领地还有未来的税赋以及你的一切财产进行估值,而后用较低的利息借贷给你。

甚至钱庄为了鼓励大家借贷,还专门推出了一个援助计划,在这个援助计划里,所有的借贷,都是低息的,利息很低,比之领主们借贷给别人,那等利滚利的模式,简直就和白送钱差不多。

这一下子……终于让所有的领主和商贾们有了热情。

于是,钱庄的生意一下子火热起来。与此同时,领主们为了得到钱财,便开始抛售掉一些看上去没有多少收益的资产!

从山地,到林地,甚至是一些产出微薄的土地,还有自己的港口,都是可以转化为换购军械的钱的!

军械的订购十分火爆,反而那物美价廉的棉布以及农具,反而无人问津。

“维齐尔,维齐尔……”半月之后,一个幕僚匆匆地寻到了巴赫尔。

维齐尔的意思是首相或者是高级贵族的尊称。

巴赫尔此时正席地而坐在毛毯上,有仆人给他泡好了从大唐商贾那儿高价买来的茶水,听闻这等茶水,在大唐贵族之间十分流行,因而巴赫尔也想尝试一番,只是,当这茶水入口,他便感觉到舌尖有一种苦涩,令他不禁的皱皱眉,差点将茶水喷了出来。

巴赫尔实在无法想象,这茶水味道微苦,怎么会得到大唐贵族们的热衷。

于是他咂咂嘴,皱着眉头道:“取奶来。”

于是,仆人忙是取了羊奶送至巴赫尔面前,巴赫尔一口将温热的羊奶饮尽,这才冲淡了口里的苦涩,于是忍不住道:“还是羊奶好喝。”

他说罢,目光这才投向了来人。

来人是他的管家,平日里为他负责一些领地打理之类的事务。

巴赫尔道:“什么事?”

这管家便道:“听说阿沙那里又添购了一批刀剑,足足有三百副。”

巴赫尔挑眉。

他发现大唐人来了之后,虽然到处和人做买卖,甚至还愿意出售精良的武器,这本是十分善意的举动!

可巴赫尔却渐渐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了。

因为那大食商行疯了似的出售武器,引发了不少领主的热情,却恰恰引发了领主之间内部的竞争。

原本所有的领主们,大家都处于同一个水平线上,用的都是粗劣的武器和甲胄,就算是菜鸟互啄也好,可至少,在这波斯,反正大家都是菜鸟嘛。

现在问题就在于,大食商行出现之后,引发的销售狂潮,却让所有的领主,尤其是巴赫尔,不禁心累了!

别人买了,你总得买吧,如若不然,人家训练出来了精良的武士,而你的武士却还用着破铜烂铁,你如何让其他领主们对你保持恭敬呢?

可自己一旦买了,该买多少呢?买少了无法形成战斗力,也没办法形成优势,可买多了……这武器的价格……不菲啊。

管家口里所提到的阿沙,一直都是巴赫尔的心腹大患,因为此人对巴赫尔,历来阳奉阴违!

这位阿沙,出自于波斯最古老的家族之一,领地的规模也是不小,一直对巴赫尔虎视眈眈!

巴赫尔眉头皱得深深的,口里道:“我们还有多少金币和银币……”不过随即,他又忍不住道:“还有多少贯钱?”

波斯国的大额货币,是以金币和银币为主,圆形、无孔,钱的正反两面都有花纹,这些花纹都是用模子打压而成的。银币正面是国王的半身像,他们的胡须、发髻和服饰都是伊朗式的,尤其是王冠,富丽繁缛。

此时的波斯萨珊王朝,每更换一王,就要另铸新王半身像的新钱币,因此,从钱币上也可看出各王的冠冕,都有各自的特征,互不相同,样式很是精美。

只不过,汉商的到来,瞬间让原有的货币体系给打崩了。

根源就在于,大食商行的货物极为畅销,领主和商贾们纷纷订购,只是大食商行的货物,必须得用钱票才可交易,于是乎,人们不得不将金币和银币,兑换成钱票,而后与大食商行交易。

哪怕是钱庄给你的贷款,人家给的也是钱票,甚至是山地和林地以及港口等土地的交易,大多都是如此。

这就导致,人们开始愿意接受钱票,毕竟钱票可以随时去兑换相应的金银。

久而久之,便连巴赫尔也懒得用多少个金币和银币来计量了!

因为换算起来实在太麻烦了,而大唐的计量单位‘贯’,慢慢用习惯了,反而变得直观了起来。

人的生活习性会改变的,巴赫尔也不能免俗。

管家一脸忧心地道:“已经不多了,只剩下了九千多贯。”

于是巴赫尔的唇抿成了一直线,脸上露出几分纠结之色。

接着,他了站起来,在地毯上来回踱步,显得心事重重的样子:“那阿沙,购置了这么多大食商行的宝货,从哪里来的钱财?”

管家立马就道:“听说他有一处渔村,大食商行很有兴趣,那一处领地,最终卖给了大食商行,大食商行开的价格……不低,有两万多贯。”

巴赫尔倒吸了一口凉气,显然他给惊到了!

一个区区的渔村而已。

就这……居然两万多贯?若是靠那渔村的渔民们打鱼,而后让这些渔村缴纳税赋,只怕要收一百年的税赋,才能将税赋收回来。

“这大食商行,实在太富有了啊,他们到底有多少钱!”巴赫尔不禁感慨。

所谓没有比较没有伤害!

现如今……他越发的觉得,自己这波斯国堂堂的‘维齐尔’,实在太贫穷了。

只是……阿沙的这个举动,却更加令巴赫尔忌惮起来。

很明显,阿沙的实力在未来将增强,带着这等忧虑,巴赫尔想了想道:“我们不是也有许多的渔村吗?”

“那些没有这么值钱。”管家苦着脸道:“大食商行并没有来问,当初想要贷款的时候,他们的人也估过值,一个渔村,不过两三千贯罢了。”

“这么低?”巴赫尔皱眉道:“再去问问吧……我不想贷款,只想卖一些不值钱的东西。这些唐人,不是对这些没有产出的东西最有兴致吗?那么就卖给他们,统统都卖。”

管家听罢,连忙点头。

实际上……卖地这种事,一旦开了头,就有点很难停下来了!

似巴赫尔这样的贵族,最多的就是领地,虽然那些田产有产出,轻易是舍不得卖的,可那些荒无人烟,却几乎没有多少产出的地方,他们却巴不得赶紧卖了干净,反正留着也没有多大作用!

而巴赫尔如此,其他人自然也大抵如此了。

只是……唐商只有一家,那便是大食商行,可想要卖地的……却是大小上百个巴赫尔这样的贵族。

此时,在波斯的大食商行里,数十上百个文吏,正敲打着算盘,盘算着每一块土地的价值,而当地的情报局以及其他勘探人员,则精心的制作的各地的舆图,将所有土地的资料,疯了似的汇总过来。

大食商行除了陈正泰这个总掌柜以及几个副总掌柜之下,几乎在各国,都设立了大掌柜来执掌!

譬如波斯的大掌柜,便是陈正信,在陈正信之下,又在波斯各城,分设大小不一的小掌柜。

大食商行有的是资金,正因为如此,所以雇佣了大量的人力,有大大小小上千个管理人员,有近五万规模的安保队,有数千上万个文吏,还有账房、活计、车夫,数之不尽。

这些人,随着商行蜂拥来到西境,在这波斯的高原,西域的绿洲,大食的沙丘之中,疯了似的计算,丈量,出售,收购。

他们犹如商行布局于这数千里广袤土地上的一个个毛细孔,促成着一桩又一桩的买卖。

而大食商行,则将筹募来的钱,像流水一般的花出去,一个又一个的契约,从出售武器到奢侈品,又换来了一个又一个的土地煎饼方案!

最终……从小掌柜那里,汇总到大掌柜,再用快马,送至兰州的总掌柜那里。

数千万贯,在大唐可能购置的,不过是数百万亩良田,不过是大大小小数百,至多也就上千个作坊!

可在这贫瘠的土地上,却似乎可以买下一切可以买下的资产,甚至还有大量的盈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