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 美少女协会的男社长

大魔神藏篇 0159 仙人跳

美少女协会的男社长 花椒桑 4393 2021-02-18 17:10

  是夜,大魔神王皇宫内,灯火辉煌,平日里或许忌惮于王者威严,这里寂寥安静,但今晚不一样,是大婚之夜,高朋满座不说,对于人员出入的安防检查都不是很严密。

有资格进入到皇宫内部参加夜宴的,自然是名动一方的大人物,那些负责安检查验的魔兵又怎么胆敢造次,花璨和华锦渔也借此机会,顺利的混了进来。

宴会正席设在魔王殿门外的广场里,高手太多,他俩没敢过去,净捡人烟稀少的地方晃荡,终于找了一处别院的假山石堆,二人躲了进去。

他们混进皇宫的主要目的,是想要去到后宫,如果说今晚有大事发生,一定会是在那里。

花璨认为,原凌空连自己的女人都贡献出来了,总不能任由头上长出青青草草原,是一定会出手的。

他们所使的,应该是在新界鼎鼎大名的‘仙人跳’战术,让莉莉丝与鹿明月佯装嫁人,他再在关键节点现身敲闷棍,也只有这样,才能避开群魔,和大魔神王来个一对一的单挑局面。

可这皇宫实在是太大,巷道回廊又很复杂,跟个迷宫似的,二人找了半天也没找对方向,寻思着是不是抓个魔头来问问。

等了许久,总算有个合适的目标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之中,竟然是那位娘娘腔的伽罗族礼倌。

自这礼倌鬼鬼祟祟进到别院后,就焦急的来回踱步,好似在等着什么人,花璨和华锦渔决定先看看再出手。

不多久,别院门口出现了一道颀长的身影,并没走进来,花璨仅能看到他的影子。

并且这影子有些古怪,头特别的大,整体比例看起来非常不协调,能有这样的成像效果,要不然是这魔头头戴斗篷兜帽,要不然就是戴着头套面具。

胆敢戴着面具的在这皇宫内部行走的,恐怕数量不多,花璨只希望这魔头不是他想的那一位。

门口的魔头语气极为孤傲,“我要你查的消息,查出来了吗?”

礼倌似是被震慑到,有些畏畏缩缩的回答:“回禀大人,鹿王妃的确是三年前才和莉莉丝王妃认识,与她一道的,还有一男一女,他们结伴同行,在暗魔界游历了三年。”

“嗯,很好,人界那边呢?”

“呃...人界那边,我们派去的探子都被击杀了,并没有传回来消息。”

沉默半晌,那个身影说道:“行吧,后宫那边,你盯紧点。”

“是!”

踏踏踏的脚步声散尽后,这礼倌才从方才的威压中缓过来,拍着胸口喘气,一看就被吓得不轻。

平复好心情后,他正欲离开,却察觉有一把剑悄无声息的架在了自己脖子上,被吓得一激灵,慌忙叫道:“大人饶命,大人饶命...”

华锦渔沉声喝道,“闭嘴,再出声,我剁了你!”

伽罗族礼倌赶紧伸手捂着嘴巴,两腿直哆嗦。

花璨微微摇头,原来这婆娘恐吓人也是这样的说辞,真是有够老套的。

极为野蛮的将礼倌拉到假山之中,华锦渔说道:“现在我问你答,不许大吼道大叫,听到没有!”

礼倌眼泪直流,一个劲的点头。

“刚才来的是谁?”

“柚...柚棉君...”

听到这个名字,花璨也吓一大跳,幸亏他刚才没进来,否则以对方的实力,一定能发现他们的踪迹。

“他要你查什么?”

“查...查鹿王妃的来历!”

“为什么查这个?”

“小人也不知道...”

华锦渔和花璨交换了一下眼神,确定这礼倌没有说谎,“带我们去后宫!”

这名悲催的礼倌只得领着花华二人向后宫走去,七拐八拐的躲避着皇宫内巡逻的魔兵。

期间花璨问清楚了各大魔王的动向,都在前殿放肆狂饮,因此也不怎么惧怕。

暗魔界的魔头,不论什么身份,什么实力,爱喝酒这个臭毛病是共通的。

走了得有半个小时,总算到了后宫,在一处名为‘铜雀春深宫’的宫殿里,花璨再次见到了千年前的莉莉丝,还有那位名叫鹿明月的姑娘。

并且有些无语。

他以为,这都要准备‘仙人跳’搞死大魔神王了,两位姑娘应该有所准备才是,不说是磨刀霍霍,起码也应该养精蓄锐,此刻居然各自倚靠在宫殿大厅一左一右的两根柱子上拼酒。

这么放松的吗?

幸好她俩没有喝多,否则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这么不专业的仙人跳,只怕是要把自己赔进去啊,咋想的?

一番接触后,花璨发觉莉莉丝并不认得自己,并且问出了同样的话:“我能感觉到你身上有种熟悉的味道,原因我也说不上来,你能告诉我么?”

他这才知道,自己对春夏秋冬四个幻境的理解有些偏差。

原来这几个幻境的剧情虽然连得上,但却是相对独立的。

幻境只是将一个大的故事分为四个章节演出而已,他的加入只能改变参演那一集的内容,并不能左右另外一集。

所以莉莉丝才不认得他。

再次面对这个问题,花璨已有了些经验,首先拿出了灰羽表明身份,口胡说自己是时空穿越而来,是莉莉丝未来的丈夫;然后又道出莉莉丝她们今晚诛杀大魔神王的计划;最后再讲出她们还有两位伙伴隐匿在暗处,其中一位名叫原凌空。

他说这么多,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博取莉莉丝的信任,让她把自己当自己人。

接收到海量信息的莉莉丝懵了,在她身旁的鹿明月也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半晌后,莉莉丝道:“所以,你是来劝说我们不要嫁的么?”

额...这你妹的,又来?

“是的呀,大魔神王短命鬼,你嫁了就是未亡人啊,还有你,鹿明月小姐,要注意原凌空头上青青草原啊。”

鹿明月:“咦?你居然知道未亡人这种说法,有趣。”

莉莉丝道:“你不用劝了,我意已决,你走吧!”

我擦嘞!又要我走?!

在上一个幻境里,莉莉丝就是这么说,然后原凌空突然杀出来,一番霸道总裁感情戏后差点杀了他,这次又要玩这套吗?

“走?怕是已经走不了了!”冰冷的声音传来,一道肃杀的身影出现在宫殿门口,血色面具祈祷刃,大殿里瞬间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腥臭味,他的身份已不言自明。

柚...柚棉君!

这个杀神怎么来了,花璨只觉得头皮发麻,上次是原凌空,这次是柚棉君,这个幻境就是不给人活路是不是?

这还不算完,柚棉君刚刚站定,他身后又有脚步声传来,沉稳刚健,更有一股无与伦比的威压铺陈弥漫。

待脚步声停止后,花璨就像看到死神一般吓得肝胆俱裂。

大...大魔神王——毓恒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