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冰上魅影

第六十三章 推拿按摩馆!

冰上魅影 一念一清净 3977 2021-01-27 13:45

  在国内每天的训练都有严格的时间表,从早上八点起床后的早操开始,一天除了正常的上冰时间外,还有各种体能训练,舞蹈课、放松拉伸等内容排得满满当当。但学习内容相对比较笼统,比如冰上训练就是一整套,跳跃、旋转等按照自己的需求来进行。

但这里不一样,每个技术项目分开,教得非常细致和透彻。每个小细节包括滑行、旋转、和跳跃都配有专门的教练。而且还为每个学员的优势和个性专门制定更加合适的训练方案。

训练场里,一群学员在跟着粗狂的男教练滑行,他们整齐的摆开双手,两腿连续大开大合的滑行在冰上。

这样机械的运动一开始让严泽感到非常的幼稚,自己大老远的跑来就是学这样无趣的基础?

但后来教练仔细认真的讲解后,他不但慢慢释怀了,还觉得有理,学起来非常带劲儿!

粗狂的男人讲解非常细腻,他说这项冰上运动的微妙之处就在于必须要有良好的根基、良好的滑行做基础,如果错刃、用刃不清甚至发力不对,不但会造成对身体的伤害,同时还会使得形态大大的不美观,所以每天的训练里滑行是必修课。

“眼花缭乱的跳跃、旋转会成为一时吸睛的表演,但滑行的真正美感是在于平衡,流畅,稳健,速度和方向。如果没有这些作为基垫,你的表演是不可能成功的。”

教练说话时会带着老美特有的手势,纯正的美式发音让听得一头雾水的严泽痛苦的意识到自己在这里不但是文盲,现在还加上耳聋。

是不是该庆幸自己幸亏还有一双明亮的眼睛!

不过还是陈晋最好了,在边上边发牢骚边给他详细的翻译,使得严泽又嫉妒又感激。

陈晋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一无是处的师哥,“你说你怎么什么都不行啊,我们不是有上英语课的吗?上课的时候你干嘛去了?”接着不快的咕嘟,“.....搞得我现在还成了你的翻译顾问了!”

“哎,在这个艰难的世道多一分职业不好吗?”

陈晋瞠目结舌的道:“你发我工资啊!”

“你不是说过以后要跟你老爸一样开一家冰上俱乐部和我一起经营的吗?你从工资里面扣得了,想要多少扣多少。”

陈晋两眼瞪得像两个铜铃,结舌半天都说不出话来,半天才憋出一句,“好,你行....”

严泽担心他气出病来,赶紧顺了顺他的背,“怎么了?别生气....别生气....乖了啊,今天回去我帮你按摩....”

“得了吧,你那是按吗?你那是踩!没见过按摩用踩的,关键是还踩到我头上,差点被你踩窒息了都....”

“是你说力度不够的嘛,我是看电视上的泰式按摩都那样,我可是花时间好好学的!踩头上....呃,那是失误!”

严泽对跳跃课无比期待,因为那是他最弱的项目。但乐极生悲的是因为那天和偶像的近距离接触使他扭到了腰,所以他现在只得安分的跟着负责教滑行的教练学习,连旋转都没机会学。

不过他对负责编舞的两名教练那是疯狂的膜拜,因为他听说自己最喜欢的景之的那些比赛舞蹈全部都出自两名教练的编排,他不禁想到要是自己的编舞能有他们指导一二,那简直是太美好了!

只可惜他们极少在训练场出现,严泽无所事事的时候总会在他们的办公室外面蹲守,希望能与自己膜拜的教练来个不期而遇!

但在某次听说他们编舞是要收费的时候,而且那费用高得吓人!严泽立刻改变了策略,还是多回去研究研究视频吧!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他穷得根本都不敢产生幻想。

空旷的训练室里,严泽在笨拙的排练自己的编舞。他发现想象跟现实是有区别的,而且还相当的大!

在想象里他的编舞基本就那样,跟着音乐节奏,把固定的动作位置安排好,再加上几个在莎莲娜那里学的舞蹈动作就成了。可是现在跳起来那简直是怎么怎么都不对,要不是接续步生硬,要不就是音乐和自己的舞蹈根本就不搭。

正在他头痛欲裂的时候,莫洛悠然的出现在他身后,激动道:“你在跟我编舞吗?”

“....你想多了吧!”

“你不是答应跟我编舞的吗?”

严泽心想那是老子失恋之前!可他怎么也不会让这只孔雀知道的。悻悻的道:“我没有那个能耐,连我自己的都编不好。”

“莎莲娜不是有教你吗?”

“....你怎么知道?”

莫洛一如既往地从身后搂着他,嘴巴贴着严泽的耳垂,答非所问的道:“泽,我好想你....”

淡淡的香味萦绕鼻息,温柔的体温伴着清香环绕住他,他心里有些酸楚,理智的一把推开了莫洛。

他退后两步,底气不足的道“....你不许过来,你,不能靠我太近。”

莫洛上前一步,玩味的笑,“为什么?”

看着那张完美精致的脸,为什么?严泽竟然一时有些茫然,努力的镇定了下才想起或许是担心自己意志力不够坚定,又被这只妖孽迷惑。

他咽了咽口水,艰难的编造理由,“反正我现在忙,很忙!你,你别找我....”说着赶紧落荒而逃。

这里的按摩师那强悍有力的按摩手法使他不太习惯,又不好意思说,在这里按了两天后,他的腰不但感觉不到好转,反而更疼了!

晚上他又想让陈晋帮忙按摩,可是这小孩至从那天之后死活都不肯在跟他按摩,嫌他哼哼唧唧的叫得难听。他表示自己可以不叫啊!可不管怎么保证那小孩就是不肯跟他按。严泽很无奈,说自己开工资呗,叫他从以后的工作里扣,陈晋还特别生气!

严泽躺床上百无聊赖的想着是不是明天该去市中心找家按摩店试试?再这样浪费时间他都想求教自己国内的教练了。他开始怀念还是在自己的队里面呆着舒服,不但有他熟悉的按摩师,会按摩的人也一大把,自己就不用低声下气的求小陈晋了。

第二天下午,阳光仿佛烈焰般灼烤着大地,滚滚的热浪无边无际。

穿着一身灰色休闲短打的严泽顶着热辣辣的太阳来到了市中心附近的这家按摩店,站在马路对面远远的看着写了中医推拿按摩馆的招牌,这是附近无数家理疗馆中看上去最像自己要找的那种。

只是那奢华惬意的浪漫欧式装修让严泽有些担心自己的钱包。他站在大厅打量了一下装修,其实主要目的是想看看价格。碍于自己有限的外语水平,看了半天大概明白消费比想像中便宜。

但当他随意看了一眼那幽暗的过道两侧的包房时,一间半开着的房间那微微透出的桃红色灯光让他有些不祥的预感,怎么有种进去以后就出不来的错觉!但看看身边几个身穿统一咖色工作服的亚裔小姐姐亲切的笑脸后,他感到自己放松了不少,于是鬼使神差的跟着小姐姐就进去了。

途中还接了个陈晋的电话,还得意的表示自己找到按摩店了,这里环境既舒服又便宜,还有漂亮的小姐姐,以后都不在需要他帮忙了。陈晋却焦急的问是哪里?他回忆着刚看到的招牌随口回了句某某中医推拿按摩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