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姑娘,可否带个路

第七十九章,成亲了

姑娘,可否带个路 容瑟 5771 2021-02-07 16:15

  接任家主之后的顾流年在苏然看来也没有什么变化,除了每天去书房的时间多了点,其余一切如往常一样。每日照常陪着苏然去和顾老爷用餐,在一边陪着两人下棋。而顾老爷的身体也健朗了起来,看样子已经走出了那些事情所带来的伤痛,最近更是容光焕发了起来,因为苏然和顾流年的婚期近了。

原本当初只说了开春后成亲,而开春后顾老爷立马派人看了日子。就定了这月二十六,今天已是十五,离成亲也没多少日子了。

苏然孑然一人也没有什么家人帮忙操持婚礼,一切事情也就由顾流年安排人去筹备了。只不过为了迎亲这一类的细节也为了苏然日后不被人说闲话,在婚礼前几天苏然就要前往城外的别庄暂住,也将那边作为苏然的出嫁之地,连嫁妆那些顾流年都为她准备好了。虽说他不在乎这些虚礼苏然也不在乎可顾流年觉得一切该有的他都要为她准备好,这一生一次的婚礼他不想让苏然有什么遗憾,也不愿让她有任何委屈。

而明日苏然就要离开顾府前往别庄等待,按照习俗他们成亲前是不能见面了。明日走后只能在大婚时才能见到顾流年了,这样一想苏然不免有些感伤。这一路走来自己真的太过依赖他了,可又改不了,时时刻刻想和他在一起的心情实在太过强烈了。

现在只要一想到要和他分开几天就这么难受,自己何时变得这么矫情了呀!苏然无奈。

“唉~这可怎么办才好?”越想越难受,苏然叹了口气道。

“好端端的叹什么气?”顾流年从门口走来笑着问。

“你怎么过来了?”苏然有些奇怪,明明两人才分开了没多久。

听苏然这么问顾流年面上不由得有些尴尬。对啊,明明刚刚用过饭后聊了许久才分开。可洗漱过后准备睡下时突然想到明早她就要走了,心里就不由得难受,不知不觉就走过来了。

“咳······我就是来看看你东西收拾得怎么样了?”轻咳一声掩饰尴尬,顾流年走了进来有模有样的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包裹。

“哦~都收拾好了,原本也没有什么需要带的东西。”苏然语里难掩失落,她以为他也是像自己一样舍不得她呢!

听出了苏然语里的失落顾流年走近了说“放心,只不过是去那边住几天。很快我就会去接你的,不要担心,嗯?”

虽然自己也舍不得,但是父亲说的对从别庄将苏然接过来这样才能展示出他的诚意,他也能像其他人那般吹吹打打喜气洋洋的将自己心爱的人一路迎进顾家。拜天地,敬祖先,名正言顺的让苏然走到他的身边。

这个傻子她怎么可能会担心,只不过是不想离开他罢了。算了算了,不过就是几天她努力忍住就是了,毕竟日后她就能时时刻刻陪在他身边了。

“好~我不担心,也不害怕,我会乖乖等你来接我的。”苏然走了过去拉着他的手笑着说。

顾流年顺势将苏然拉进来怀里,安抚性的摸了摸苏然的头。两人谁也不说话不愿打扰此时的美好,静静的感受着彼此的心跳。

过了会儿,顾流年放开了苏然,扶着她的肩膀认真的说“苏然,别怕,等我来娶你。”

“好~我等你。”

第二天一早苏然就坐上马车离开了顾府,顾流年和顾老爷一路将她送到了大门口,直到马车转过了街口见不到身影之后顾流年才转身回去。而偷偷掀起帘子一直在往回看的苏然则是笑出了声,脸上全是得意。她就知道,他也是舍不得她的。

不过一个时辰苏然便来到了别庄,别庄的负责人早已在门口迎接。对于这位马上就要成为家主夫人的姑娘他们自然不敢懈怠,不用家主交代他们也是尽心安排好了一切。

“这几日就麻烦诸位了,苏然在此向诸位道谢。”下了马车的苏然见众人早已等待,心里有些不好意思,俯身向他们行礼致谢道。

“小姐折煞我等,这些都是我等分内之事,何须言谢。”领头人是个中年男子很是干练,想来他就是别庄负责人了。

苏然觉得自己向他们道个谢也是情理之中,毕竟他们要为自己的出嫁忙前忙后很是辛苦。苏然这么一想对周围的人更是和善,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就只能让自己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温和。

可不知这一举动在众人看来又是怎样的感受,他们不禁想这位未来的家主夫人不仅貌美还没有架子性格也很是讨喜,与家主真是般配。而苏然这一举动令他们在接下来的布置中更加尽心竭力,确保成亲当日万无一失。

接下来的日子苏然就安安分分的在别庄里等待着婚期,顾流年怕她一个人无聊就把平日里照顾苏然的几个丫鬟和绣娘一并送来了别庄。每日几个人绣绣花逛逛别庄的园子日子也过得很是舒心,只不过夜深人静只剩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苏然难免想起顾流年,只要一想心里就空落落的很是酸软。

而在顾府的顾流年也好不到哪去,苏然走后他就觉得院子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时不时就不由自主的走到了苏然房门口,看了看里面漆黑一片再无往日笑语晏晏的女子,顾流年心下也是一片惆怅。

“唉~思念是一种病。”看着这副模样的顾流年莫风不禁感叹。

好在接下来几天事情变得多了起来,顾流年忙着接待事宜,苏然忙着和绣娘各种试嫁衣,日子过得也快马上就到了成亲这天。

苏然一大早就被人叫了起来洗漱打扮,直到中午时才终于收拾妥当。当看着一身绝美嫁衣的自己,苏然有些想流泪。她怎么能那么幸运,遇到了那么好的人还能与他相爱,现在竟然要嫁给他了。天下真的会有这么好的事情吗?

“苏姑娘可不能哭啊,这一哭妆就花了,可就不美了,今日你可要做个最美的新娘。要让家主见到你时一脸惊艳才是,来~快收收眼泪。”阮娘和苏然熟悉了之后就打从心底里喜欢这个笑起来特别好看的姑娘,所以今日苏然出嫁她也权当自己是个娘家姐姐了。

“好,我不会哭,我这是太高兴了。顾流年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就便宜我了呢,你说他以后不会后悔吧?可就算后悔了,我也不会放手的。”不论怎么想苏然都觉得他们之间都是顾流年比较吃亏,越这么想苏然就越是患得患失。

“哎呀~瞎说什么呢?怎么可能会后悔,咱们这么个如花似玉娇娇俏俏的大姑娘嫁给他,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后悔!”阮娘话语里带了些笑意,这姑娘怎么这么可爱呢。他们家主看她的眼神毫不掩饰全是爱意,举手投足间全是对她的呵护,这样的男子一看就是用情至深,还需要担心什么呀!

与她们说说笑笑了一会儿苏然的紧张忧虑也减少了许多,后来在鞭炮声中苏然被一双手牢牢的握住牵到了花轿,吹吹打打的绕城走了一圈才慢悠悠的走向了顾府。苏然盖着盖头看不到外面的情形但通过身边阮娘的讲述她还是能想象出此时的热闹,顾家在越州颇有声望且财力雄厚又与江湖世家有姻亲,再者顾流年原本在江湖便颇负盛名,今日越州自是人满为患。大街上的商家大部分是顾家产业自是张灯结彩,有些平时受到了顾府照料的商家也自发装饰了一番,这样一来整座越州自是一片喜气洋洋。红妆十里,不过如此。

坐在喜轿中的苏然内心很是感动,听着周围的艳羡声以及孩童们跟着队伍一边恭贺一边捡喜钱的声音,苏然终于有了真实感。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彰显着顾流年对自己的喜爱,也彰显出顾家对自己的重视。遇见顾流年真的是她此生最大的幸运,她一定会珍惜这份幸运的。

而走在最前方的顾流年身着喜服,骑在马上难掩喜色,与平时清冷疏远相比今日的他一片喜气满脸温和自是别样风流。来往观礼的人中不乏顾流年的爱慕者,在场众人即惊艳又失落为什么这样的男子娶的不是自己呢?

而其中也有一人脸带面纱眼中一派冷清,这人就是央求家人带自己过来看一眼的云如月。她不被允许去参加婚宴只能在街边远远看上一眼,看着那个满面温柔的男子,她终于知道自己当初没看错,他真的不是喜爱自己,因为这样的眼神她从来没有拥有过。那个姑娘可真是幸运啊!

苏然不知这些一路晕乎乎的被人扶下了轿,牵着红绸和顾流年拜了天地入了洞房,坐在喜榻上时耳朵里还在回响着刚才那些恭贺声和炮仗声。直到有双脚在面前站定她才回过神来,她知道这是顾流年,今天她所能见到的他也就伸手那会露出的手掌和这一片衣角了。她很是好奇一身喜服的顾流年会是怎么样,可真当他站在面前时她却又紧张了起来。

就在苏然胡思乱想时顾流年掀起了盖头,入目皆是惊艳。平日里苏然打扮很是素净,很少穿艳丽的服饰,妆容也都是略施粉黛。可今天在喜服的衬托下,精心装扮的妆容更加艳丽,许是因为紧张显得小脸面若桃李,眼睛里似有水光,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不得不说,今日这样的苏然令顾流年心头一紧,他知道这姑娘貌美,但今日这样一见还是难免惊讶。

苏然紧张的绞着手指,担心的看着顾流年,他这一声不吭是个什么意思?

“你一直这样看着我做什么呀?”实在忍不住了苏然错开目光问道。

“呵~自是被姑娘的美貌惊讶到无法言语了。”看着满脸羞涩的苏然顾流年心下一荡,语带笑意的说。

“你······不要取笑我。”苏然面上更加潮红。

“呵~”顾流年轻笑一声不做言语。

转身倒了两杯酒走了过来,递了一杯给苏然。苏然接过,她自然知道这酒的含义,喝过交杯酒后顾流年蹲下与苏然平视眼里有着苏然看不懂的热度。

而这时苏然也能好好的看看顾流年,这样一看苏然才知道身穿喜服的他原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好看的太多太多,她都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眼前的人,只觉得眼中好像除了他再也看不到其他了。

顾流年看着呆呆的苏然面上更是温存,俯身轻轻的在苏然唇上印下一吻,原本想着一触即离但他低估了唇下的柔软给自己带来的冲击,他不由得伸手加深了这个吻,辗转研磨直到面前的姑娘难耐的推了推他。

看着面色潮红气喘吁吁的苏然顾流年不由得握拳,难耐的移开了目光,而苏然也没好到哪去她的心都快要跳出胸口了。以前也不是没有这样过,可这次不一样,哪里不一样苏然说不清楚,可她能感受到这样的顾流年比平时多了几分危险,格外诱惑。

平复了呼吸后的顾流年转头看着苏然,安抚性的在她脸上轻轻吻了吻,温柔的说“苏然,等我回来。”

说完这话便起身出去,苏然知道他不能久留那满堂宾客还需他去招呼一番。顾流年走后的苏然呆了许久,抚着胸口难以平静。

“嗷嗷······太撩人了!”冷静下来的苏然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顾流年走时那句意味深长的“等我回来”,不由得将脸埋进了被子。

她好像有点明白刚才顾流年眼中的灼热了!

“没事的~苏然,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一切真理都是需要实践去证明,别怕,那是顾流年,你喜欢的人,你可以的。”苏然一边脸红心跳的给自己鼓劲,一边在房中走来走去。。

可怎么办?她好像更加紧张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