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万族乐园

第五十三章 这观音遭遇强买

万族乐园 剩咸多喝水 7011 2021-01-27 13:45

  复日一早,水陆大会还得继续。法师睡眼朦胧升坐,而后再聚众僧,诵经论法也没什么意思,这里不题。

却说另一边,南海普陀山观世音菩萨,自复活了那龙王后,便又在长安城中继续“游荡”。

此番,因有着去皇宫办事的善缘,行走起来便更是肆无忌惮,玩得开心。

逛着逛着,不觉已过去了许多时日,可“出差”使命却依旧没有进展。始终未碰到也没打听到,记忆中那个“嘴欠”的金蝉子。

也在她私下盘算着趁机再玩上个把月,后面实在不行,就去找朱小杰探探消息之时。

却忽闻得太宗宣扬善果,选举高僧,开建水陆大会。

观音本就是佛家的菩萨,此刻又有如此大的热闹在前,她又怎愿意错过?

于是在乔装打扮后,她便领着木吒随着人群混了进去。

方入会场,才向主位望了一眼,她目光便盯在那法师坛主的身上,再挪不开。

细细看去,这货可不正是那因为“犟嘴”被贬下来的佛子吗?

见此,观音便知道她的戏份终于来了。哈哈一笑之余,晓得马上便要轮到她开始“干活”。

于是她将佛祖赐的宝贝捧在手上,步入长街,带着木叉便开始货卖。

你道她拿的是何宝贝?

自有那锦襕异宝袈裟一件、九环锡杖一根。

至于那金紧禁三个箍儿……嘿嘿,贫僧先密密藏收起来,待到以后实在不行,拿出来再用也不迟嘛。

眼下只需将袈裟、锡杖想法子给那臭小子,本座的第一环任务便就差不多了……

长安城里鱼龙混杂,自然也有些怀揣梦想,大老远兴冲冲跑过来,却连玄奘那一千二百人的手下,也没选入的可怜和尚。

此刻没有差事,听说水陆大会还给僧人管饭。于是他们便就地开启旅游模式,散布在这长安城中的大街小巷瞎逛。

其中有一个僧人,此刻怀中还有几贯乡民供奉的村钞。迎面见菩萨虽变化了个疥癞形容,身穿破衲,赤脚光头。可手上捧着的袈裟,却艳艳生光非比寻常。

于是便凑上前来问价:“嘿!那癞和尚慢走,你手上捧着的袈裟要卖多少价钱?”

菩萨不为所动,只停下脚步耷拉着眼皮道:“这袈裟价值五千两,那锡杖价值二千两。”

落选僧人闻言先吃一惊,其后又用手肘偷偷抵了抵怀中宝钞才安下心来。

继而嗤笑道:“你这两个癞和尚怕不是穷疯了!

倘若没疯便就痴狂,定是妄想天上掉大饼的傻子!

这两件粗物也就一般,怎敢开口便要卖七千两银子?

除非穿在身上可以长生不老,亦或拿在手中便可以成佛作祖,否则压根值不得这许多!

拿走!拿走!你这生意根本做不成!”

菩萨闻言也不争不吵,甚至于理也懒得理他,带着木叉便抬步往前行去。

心道:想啥呢?七千两你就想长生不老?这点钱你就想成佛作祖?

怕你才是个神经病吧,本座懒得理你!

可没行几步便有“周星驰”不知从哪里闪身出来,伸手拦住师徒去路。

“哈,哈,哈,哈……

二位留步!

刚才那和尚是外地人盘缠有限,加之庸俗昏聩木得眼光!

本少爷是什么人,咱家大业大可有的是钱!

喏,这是七千零一两银票,这袈裟和锡杖我就收下了啊,不用找钱了!”

木吒看着手上那七张崭新一千两银票,和一张被揉攥皱巴的一两银凭,恍惚呆在原地。

心道:干啥呢?为啥要多给我一两,这是什么意思嘛……

话说宝物这就给他卖了?

闻言,观音也是神色一僵,暗思:哇!竟真还有“傻子”来买呀。

之前总听说长安人有钱,此刻一见果然名不虚传。那金额本座也就是随口那么一说,没想到……

我去!不对!

这俩玩意可是佛祖托我给金蝉的,这糊里糊涂咋就给他卖了?

真拿七千两银子回去,佛祖怕不是要原地炸了……

“施主留步!施主你慢走啊!”

见那人拿着两件宝物蹦蹦跳跳就要“逃窜”,观音赶忙出言喝止。

可奈何那人的耳朵似乎不太好,任她和木吒追赶叫嚷了半天,却依旧没能够将之唤住。

着急之下,观音自也顾不得那许多,转头便给大弟子使了个“动手”的眼色。

要知道木吒虽然追随她修行,可却纯粹走的是修道路线。此刻在人家长安城大阵之中,相较之下施展道法的阻碍自是最少,影响也是最小。

可其后任凭木吒使出了浑身解数,前面那家伙却依旧灵活矫健,似丝毫不受神通影响一般。

眼见着那宝物离自己越来越远,观音终于不再犹豫,挥手间便释放出浩瀚法力阻拦。

瞬时只见西大街上忽然有佛光道韵迸射而出,其形飘逸,其状威严,其神煌煌,料想威力也当无穷。

于是,长安大阵瞬间随之加速运转起来,八方土地,四面神龙,人曹猛将,感知城中异变后,也尽皆开始朝此处汇集。

可跑在身前的那家伙,此刻手舞足蹈窜得却更快了几分,像是丝毫未受半点影响。

观音见状心中也是一个咯噔:完蛋了!没想到竟被人扮猪吃虎给劫了……

也不知回到佛祖那边,我说那两件宝物被人给强买强卖走了,如来他老人家会不会相信……

信个球啊!本座自己都不信好吧!

即便是那鬼谷老头,他也不能强大到无视本座法力才……

哦……明白了……

朱小杰!

本座前面才帮你复活过龙王,此番你却好不要脸,竟伪装变化后抢我东西。

不行,不行……这个是佛祖的东西,还得要找他想办法再讨回来。

了不起,本座就拿些甘露给他交换便是。也不知我这甘露又该开价多少钱一滴呢……

朱小杰在前面跑着心里也是美滋滋:哈哈,让你这傻哔乱开价。

你眼中不堕轮回就值五千两?不遭毒害就卖两千两?你怕不是神经病了吧!

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光明正大童叟无欺,你丫一直追我干嘛?我又没有“急支糖浆”!

不行不行,再追可就要露馅啦……

于是就这样“两追一逃”并着围观看热闹的众人一行尾随那几条在空中发呆的神龙,浩浩荡荡便跑到东华门前。

朱小杰首当其冲,正撞着散朝而回的宰相萧瑀。

宰相自有宰相的出行规制,此刻前头有踏喝开道,中间有牵马执镫,后面有尾随仆从,声势蛮大。

可皇帝他哥哪还需要避讳这些,只一手抱着袈裟,一手扛着锡杖,径迎着宰相就颠颠狂狂跑了过去。

宰相见此人像是个精神病,于是好奇勒马观看。却见他手上袈裟艳艳生光,肩上锡杖宝光闪闪。

于是赶忙呵斥手下:“你们快帮忙抓小偷!

对,就是拿着宝物跑最欢那个。”

听了这话朱小杰反倒不乐意了。

“哎,哎,哎!

你丫说谁是小偷呢!你才是小偷!你全家都是小偷!

这可是我花银子买来的宝物,可不许红口白牙随便污蔑!”

宰相方一开口便意识到此言轻佻,是自己在着急中少了核实判断,的确莽撞。

此刻又见那人停下狂奔脚步,返回头来质问自己。遂不好意思拱了拱手,而后翻身下马再施一礼。

“先生莫怪,是我此前说话有欠思量,着实不该,这就向您赔礼了。

只是见您衣着普通又不是僧侣,手上却拿着两件佛家宝物狂奔于市井,遂生误会,才犯此错。

我大唐律法公正,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亦不会放纵一个奸邪。

此刻还要耽搁你些时间,容本官问上几个问题。

倘若真误会了良善,其后再容本官重新施礼致歉。”

朱小杰听了他的这一番话,腮帮子被气的鼓鼓的,心道:我穷咋了,碍着你家事情了?

我穿的简陋些咋了,我愿意还不行?

我拿着佛家宝物咋了,我身为皇帝他哥……

诶哟我去!怪不得呢,我现在变化的是“周星驰”,他自然认不出来。

想明白之后,回头望了眼已经跟上来的那俩师徒。

朱小杰只好回道:“你这……

唉,算了,算了!

要问啥你快问便是。”

宰相看他虽然有些不耐烦,可却没有市井小贼那般心虚,于是便更客气几分:

“敢问先生,你说这两件宝物都是购买而来,不知是何时,何地,作价多少?

你那些购买银钱,又从何处何业所得?

既然拿的是私有之物,先前你却又为何要夺路狂奔?”

听着宰相提出的这三个问题,朱小杰翻了翻白眼:

“行,你这问题问的真好!

这袈裟五千两银子,那锡杖两千两银子,是我刚才在那边花了七千多两买的。

你看这俩追我的和尚,他们可不就是卖家吗?

至于钱从哪来,和我为啥跑步……干你啥事?”

丞相的职责很多,权威很重,可唐律清楚,其职权之内自不包括当街抓人审案。

于是朱小杰也是有恃无恐得很,耐着性子回答一个问题便是给了不小面子。

他又不是《十万个为什么》,干啥什么都想知道?

那丞相被朱小杰言语一怼也不生气,只笑了笑便转头寻问观音与木吒:

“二位大师有礼,不知此两件宝物是否却由你们所卖出?

倘若的确所卖,你们又为何要追赶这位先生?

看你们样子也不似本地之人,不知这两件宝物又是从何而来?

出家人不打诳语,还望二位可以如实作答。”

观音赶上了朱小杰还没来得及欣喜,便听大唐宰相开始了询问。

不得不说,这问题真是……叫佛不知道该怎么去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