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重生之农门小辣椒

第二十五章 你算个什么东西

重生之农门小辣椒 花生白露 4319 2021-02-09 17:10

  二丫哪里敢出门啊,她一贯出现在村里小伙面前,都是干净整洁的模样,背地里有那嘴花花的,给她还取了个小西施的诨名。

她面上不显,背地里可是得意得不行,很是以这个诨名为傲。

这会子出去河边,村里下地干活的小伙子正是陆续从地里回来吃饭的时候,迎头碰上了咋办?

自己身上这味道,只怕隔着老远就能闻到,那丢人岂不是丢大发了?

有心不想出门,可看这架势,不出门只怕今儿这顿早饭就又吃不上了。

她刚偷偷看了一眼,今天早上居然难得有馍馍,若是不吃,岂不是便宜了其他人?

吞吞口水,胃似乎知道了她的犹豫,越发响的厉害。

二丫最终还是屈服在了饿势力之下,跺跺脚,拿捂着口鼻的衣裳盖住了头,才遮遮掩掩的往河边去了。

张春桃也看到了今天的早饭,算是丰盛的了。

一筐子杂面馍馍,个顶个的有成年男人的拳头那么大,还有半锅米汤,一盆水煮青菜,一碟子黑咸菜。

往日里只有地里活计重的时候才会做这样丰盛,让在地里忙活半天的男人吃饱。

张春桃扒拉了一下记忆,才明白,这水稻抽穗灌浆的时候,地里不能缺水,要蓄水保水。

他们八角屯还算好,挨着河边,不会太缺水。

有那田地附近没有堰塘大河的,到了这个时候,逢上老天爷不下雨,都是人力挑水去灌溉自家田地的。

张家的田地位置中等,离河边不远不近,虽然有一条蓄水沟,可沿途水田都要用水,等轮到自家地里的时候,就不能耽误马虎。

所以张大成昨儿个就吩咐了赵氏,这几日要吃得饱些,他下地要挖沟蓄水,没吃饱力气可不够用。

蓄水不够,那水稻可是会减产的。

赵氏分好了早饭,她自然不敢再克扣张春桃的那一份,见张大成没发话,还给二丫留了一份。

除了张大成父子,张家其他的女人,包括赵氏在内,每人也就一个馍馍,一碗米汤。

张春桃先喝了一口米汤,又咬了一口杂面馍馍,这馍馍没有她在现代吃的杂粮馒头那样喧软香甜,可更有韧性和嚼劲,也更能扛饿。

还带着杂粮天然的香味,虽然里面还有些没有磨碎的谷壳和糠皮,有些拉嗓子。

可张春桃还是十分珍惜的,一口一口的将这馍馍给吃完了。

最后再将米汤喝完,腹中暖洋洋的,已经大半饱了。

饭后张大成照旧要在屋檐下有穿堂风的地方,地上放一块门板歇晌午。

张家其他人都已经习惯了,赵氏回屋里躺着去了,三丫收拾了碗筷进了灶屋。

张夏宝才吃了饭,正是精力充沛的时候,拿手背一抹嘴角,只说了一声出去玩了,就跑得不见人影。

这些山村里的孩子,最是皮实不过,再热的日头也不怕的,呼朋唤友,能玩到天黑,不被爹妈唤着,揪着耳朵,是决计不肯回家的。

他们也不怕晒,都穿着褂子短裤,或者干脆就打着赤膊,满村溜达。

皮肤晒得就跟那黑泥鳅一样,又黑又亮。

大部分做爹娘的也懒得管,这样半大的孩子拘在家里,能将屋顶都闹腾穿。

还不如放出去祸害去。

他们也基本不担心,这些孩子们大的带着小的,满山野的到处疯跑,都是山间地头长大的,只要不进深山,不下河,就出不了事。

因此赵氏和张大成都习以为常了。

等张夏宝都出门了,那二丫才回来,推院门进来,脸色十分难看,看到张春桃坐在树下吹风纳凉,嘴一张就想骂人。

张春桃笑眯眯的指了指睡在屋檐下的张大成,二丫所有的话只能硬憋了回去。

连脚步都不敢再放重,轻手轻脚的进了院子,看到桌上给她留的一个干馍馍,忍不住吞吞口水,三两步上前抢过馍馍,就往嘴里塞。

塞得急了,只噎得眼珠子翻白,眼泪都出来了,也舍不得嚼慢点。

飞快的一个馍馍下了肚子,估计还没饱,二丫听到灶屋里有动静,又钻到灶屋里寻摸了一圈,估计是想看看能不能还找到其他吃的。

没一会子就垂头丧气的出来,显见得是没找到。

只狠狠的瞪着张春桃,恨不得咬下她一块肉来!

张春桃冲二丫招招手,示意她走过来。

二丫犹豫了一下,试探着靠近了些,眼神依旧不善,压低了声音道:“你别得意!别以为爹现在站在你那边,就可劲的作践我!我可告诉你,我可是爹娘亲生的,自然比你这个外头捡来的亲近。”

“爹看重你,不过是因为你能干活,替咱们家赚钱!才不是真心疼你!等你赚不了钱了,你看爹到底疼谁!你也得意不了几天了!等你那凉茶做出来,咱们都学会了,也用不上你了——”

张春桃挑挑眉毛,没想到这二丫居然还有点脑子,连这都看出来了。

只是也太蠢了点,以为这样说,自己就会伤心,打击到自己吗?

这也太可笑了!

因此只冷笑:“既然知道如今爹看重我,那就别来惹我!二丫,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警告你!咱们的姐妹情分,从你推我下河那天起,就已经没了!”

“以前你仗得不过是我将你当妹妹看待,一心照顾你,忍让你!你才有机会对我吆五喝六,指使我做这个做那个!以后,你算个什么东西,若再敢对我伸一个手指头,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二丫被这话激得沉不住气,一下子扑上来,十指尖尖,就冲着张春桃的脸挠上去。

张春桃一把抓住二丫的手腕,趁势一带,将她拖了过来,一脚踹在了她的膝盖内侧。

二丫咕咚一声就跪下了,顿时一声惨叫。

惊得张大成本来打得震天的呼噜声,一下子就止住了。

张春桃趁着二丫还没回过神来,一脸焦急抓着二丫的胳膊,做势要扶她起来,嘴里还犹自道:“二丫,你这怎么了?腿软了?怎么就跪在这里了?快起来快起来!”

二丫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明明是她把自己踹跪下的,怎么有脸说是自己腿软跪的?

当下就要张嘴:“你胡说,我——”

张春桃已经用余光看到了张大成睁开了眼睛,嘴角一勾,含笑道:“二丫,行了,大姐知道你是想赔罪,咱们姐妹间,用不着这样客气!快起来吧!”

“对了,你这不是去河边梳洗了吗?怎么身上还有味道?你自己没闻出来?莫非是你在鸡笼里呆得时间太久了,闻不出香臭来了?”

“二丫,不是大姐说你,我这凉茶还在晒着呢,你可千万离远些——”

二丫还没说话,张大成的一声怒吼声,伴随着他的草鞋就丢了过来,正好砸在了二丫的头顶上。

偏生这个时候,院子门被推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