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 假面王爷的巧医妃

第27章就这么走了?

假面王爷的巧医妃 隐炎 5789 2021-02-09 17:10

  江伊伊听着大夫人的话感动的稀里哗啦的,眼泪也真忍不住掉下来了。

“你......,”江参事生气的指责道,“夫人你看看你把她贯成什么样子了。”

大夫人边认错边看了眼江伊伊,见她正在擦眼泪,忙说:“老爷,你看伊伊都知错了,你就饶了她这一次吧,何况再过段日子她就要嫁人了,老爷就当是给伊伊留点好吧。”

江参事怒其不争的看了眼江伊伊,又朝她挥挥手示意她离去。

江伊伊走到大夫人身边忙扶起她感恩的叫:“大娘,我......。”

大夫人用丝帕擦了擦眼泪,刚要说话看到江伊伊竟然又哭了,便边用手中的丝帕给她擦着眼泪边说:“伊伊,没事了,你先出去吧,大娘跟你爹爹说几句话。”

“嗯,”江伊伊哽咽着应了一声并点点头。

她刚走出书房就看到江伊凝在外边担心的看着她,见她走出来立刻迎了上去关心的问:“妹妹,没事吧?”

江伊伊摇摇头。

江伊凝见她确实没事才放心的笑笑,并拉着她离开了书房。

她看江伊伊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突然想起来之前和她一起回来的那个男子,觉得江伊伊应该对他挺感兴趣的便问道:“妹妹,方才和你一起回来的人是谁呀?”

江伊伊下意识地咬了咬嘴唇:“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叫岚偌羽,还救过我几次命。”

“救过你几次命?”江伊凝惊讶的问。

“嗯,”江伊伊点点头,并把那些惊心动魄的瞬间跟她讲了一遍。

“天哪,”江伊凝听完还只感到脊背发凉,“那妹妹知道那些是什么人吗?”

“不知道,”江伊伊摇摇头,“我连见都没有见过他们,谁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杀我。”

江伊凝思索了片刻:“不然让爹爹......,也不行啊,毕竟你也没有看清楚他们。”

“那以后妹妹还是少出些门吧,”她关切地说,“以免再遇上这种事。”

江伊伊心不在焉的点点头,心中却在想岚偌羽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毕竟今天他也把太子冉贺给得罪了。

肖王回到王府,来到书房拿着一本书却没有看的兴致。

他思来想去,觉得依他六哥的脾气,应该不会这么容易就放过他。

即便不知道他是谁,也会一样画瓢的让手底下那些人把他画出来,然后再贴满大街的去找他。

一旁服侍他的陆冶看小主子拿着书发呆,也不知道他离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竟让小主子回来后变的沉默起来。

庞佐见此悄悄用胳膊肘碰了碰他,并低声问:“陆冶,王爷怎么了?”

“我怎么知道?”陆冶下意识地看了他一眼低声回。

庞佐不甘的追问:“你不是一直跟着王爷的吗,怎么连王爷出什么事了都不知道,你怎么保护王爷的?”

“我......,”陆冶哑口无言,还是不死心的解释,“我们回来时碰到江家三小姐......。”

他把之后的事跟庞佐讲了一遍,委屈地说:“我怎么知道后来又发生什么了。”

庞佐无奈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往前走了几步准备问问小主子到底出什么事了。

可才刚迈出一步便被陆冶拉了回来,并低声责备:“你干什么,不知道王爷想事情的时候最讨厌别人打扰吗。”

“我......,”庞佐委屈地说,“我就是想问问王爷发生什么事了,咱们也好帮王爷想想对策。”

“等等再说吧,”陆冶看了他一眼,“等王爷想好了自然会跟我们说。”

庞佐只好作罢,又退了回来一脸担心的看着小主子。

半晌肖王才像刚活过来似的动了一下,又立刻陷入沉思。

方才他还在想他六哥的事,自然也就想到了江伊伊,似乎突然明白了,柳后为什么要撺掇他父皇把江伊伊赐婚给他的真正目的。

他气的咬了咬牙顿时把手中的书握的‘皱巴巴’的,并猛然站起身,随即又把手中的书重重地摔在书案上,愤愤地骂:“这个蛇蝎毒妇。”

庞佐在一边看的实在心急,也不顾陆冶的拉扯问道:“王爷,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肖王没有理会他的话,许久才平复了心中的怒气,并抬头看了陆冶两人一眼,吩咐:“今天晚上我要去太子府。”

“啊,”陆冶和庞佐听到这个消息皆是一惊。

毕竟他家小主子虽然和太子是兄弟,但早就不怎么来往,而且在太子眼中,他家小主子也只是个碍事的傻子。

因此他们也想不明白,自家小主子怎么会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

肖王看两人那吃惊的样子,就把陆冶走了之后的事跟两人讲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陆冶自言自语似的,又猛然问:“王爷,何不直接去找大理寺卿呢?”

庞佐苦笑了下:“陆冶你怎么也糊涂了,就算找了又怎么样,太子不还有个东宫呢,一样可以自己来,反正皇上又不管。”

陆冶点头赞同,担心的说:“王爷,还是让属下跟王爷一起去吧,不然王爷万一出了什么事......。”

“陆冶,”庞佐不满地打断他,“你这个乌鸦嘴,王爷还没去就先被你这张臭嘴给损了一顿。”

“我这不是......,”陆冶委屈地争辩。

“好了,别吵了,”肖王轻轻叹口气,“陆冶跟我去,庞佐还在王府应付下央彻。”

陆冶听到小主子的命令后,脸上露出一丝窃笑并用手指了指庞佐。

庞佐不满地看了他一眼,觉得陆冶那表情实在好笑,随即也偷笑起来。

晚上,三更时分。

肖王把王府的事又重新跟庞佐讲了一遍,并换好夜行衣才带着陆冶从东墙出了王府。

只用了片刻便到了太子的东宫,并悄悄来到了太子所居住的地方。

肖王本以为他六哥早就休息了,谁知刚到冉贺的房顶上,就听到他在里面发牢骚。

他听了片刻似乎还是因为白天的事,内心一阵好笑。

若是换做他准备抓住白天那个狂傲的家伙,现在不是已经派人去抓就是已经画好画像。

然后再试着除掉那半面面具,看看那人到底长什么样,决不会这么长时间了竟然还在发火。

肖王顿时佩服他六哥的‘恒心’了。

不过他回头想想,他这六哥以前就不怎么上进。

后来被柳后笼络一帮大臣,推上太子之位后就更是如此,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似乎也没什么稀奇的。

肖王本想再去太子府的别处,看看他六哥是不是还吩咐其他属下,就此事做了什么行动。

他刚要走却听到屋子内,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劝解:“太子殿下,依我看这件事就算了吧。”

“什么算了,本宫长这么大还没有被人这么威胁过。”

“可是太子殿下即不知道那人的长相、又不知道那人的名字,就是画出来也和大海捞针差不多,还不如问过江家三小姐再做定夺。”

“哼,你以为江伊伊会告诉本宫吗?真不知道母后到底要干什么吗。”

“太子殿下,如今那江伊伊的容貌已经不复存在,殿下又何必执意如此,还有太子殿下说的那个人还是不用通缉了吧,不然让皇后娘娘知道了,肯定又要骂太子殿下的,殿下还是以要事为重的好。”

肖王又听了片刻里面的对话,除了又多出一两个人继续劝他六哥放弃通缉这回事外,也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不过他倒是他六哥竟能抗住那么多人的耳朵,始终没有答应。

直到四更时分,屋子中的人还是喋喋不休的在劝,他六哥倒有些不厌烦了,随便应付了那些人几句便把他们全部赶了出来。

肖王看着那些边走边说的身影,知道他六哥是不会放弃的,不过现在他倒是对那些身影探讨的事,比较感兴趣。

他细细的查看了下,下面那群有些苍老的身影中为首的一个,觉得应该是那位张丞相。

突然想起上次在丞相府外,他看到张莹予拔他爹胡子那回事,忍不住轻轻笑笑。

“走吧,”肖王低声说。

“王爷,就这么走了?”陆冶疑惑的问。

肖王笑笑:“今天这里的人若是换作别人,六哥的想法肯定能实现,可现在是张丞相就另当别论了,就算六哥不死心,他的想法也实现不了,不过张丞相什么时候成了太子府的常客了,这倒是奇事一桩。”

他看张丞相一行人,已经消失在他的视线内,便稍稍侧了侧脸示意陆冶离开。

肖王两人离开太子府是已过五更时分,也就在太子府前门,看到张丞相等人直接乘轿,朝皇宫的方向走去。

想到一夜未睡,还几乎等于白跑一趟,他心中有些失落,和陆冶一起磨磨唧唧的朝王府的方向走去。

他边走还边想着,刚才张丞相那几人,在太子府门前可能在商量的事情。

肖王猛然抬起头看看已经泛出鱼肚白的天,不知怎么竟突然想起了江伊伊。

也自然想到了她昨天,站在他面前为他当他六哥那些属下的情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