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重生大学毕业时

第十八章 考不上我也破格录取

重生大学毕业时 硬笔肖生 4013 2021-02-09 17:10

  考研国家线公布几天后,楚汉大学也公布了笔试上线的分数,金融专业最低368分,比陈争的分数要低32分。

公布分数线的第二天,于教授便打电话给陈争,叫他跟自己一起去见见黄先导师。

这次由于老师做东,在一家比较高档的私房菜中请黄先吃晚饭。

陈争坐着于教授的车先到了私房菜馆,在提前定好包间中等黄先。

来之前陈争本来想买点什么礼品送给黄先教授,但是后来想想又觉得不合适,因为他现在的身份是一个学生,学生那就应该有学生应有的纯真,送礼反而会让黄先教授觉得功利,产生反感情绪。

而且这次是于教授在卖自己的面子,谈的是他和黄先之间的交情,陈争只要老老实实坐在旁边当一名乖学生就行了。

客人还没有来,于教授便和陈争聊了一会儿天,快到饭点的时候,于教授接到了一个电话,便出了包厢门。

没一会儿,他便带着一个五十岁左右、带着眼睛、梳着大背头的偏瘦老者,有说有笑地走进包厢。

陈争已经猜到是客人来了,已经笑着等在门口。

“他就是我的学生陈争,他今年报考咱们学校的金融专业,笔试成绩刚好400分。”于教授立即介绍道。

陈争赶紧朝黄先轻轻鞠了一躬,恭敬招呼道:“黄教授好!”

黄先教授也客气地点点头,说道:“小伙子你好!”

“别都站着啊,”于教授道,“咱们先坐下点菜吧,点完菜边吃边聊!”

“行!”

“这边请!”

“请!”

陈争很机敏地帮黄先拉开笨重的木椅子,又帮他将公文包放在旁边显眼的柜台上,然后出门将服务员叫进来点菜。

作为一个在事业单位工作十年的人,陈争多少学到了一些基本的餐桌礼仪,什么该说什么该做他还是拿捏得清楚的。

这次是于教授请客,他对这里很熟,而客人是黄先教授,所以点菜基本没陈争的事。虽然于教授也问了陈争意见,但更多的是咨询黄先。

点好菜,服务员拿着菜单走出包厢后,黄先笑着对陈争说道道:“小伙子蛮机灵的嘛,你是哪里人?”

陈争恭敬地笑着回答道:“我是湘省泳州市的。”

“湘省人不错,湘省人聪明啊!伟人就是湘省出来的。”黄先教授感叹了一句。

于教授看了一眼陈争,呵呵笑着对黄先教授说道:“小伙子确实不错,以前在我班里就是一个很优秀的学生,毕业论文还获得了优秀,这次跨专业考研,还考出了四百分的高分。刚好听说你今年也在招研究生,所以想着引推给你看看。”

“小伙子确实是个好苗子!”黄先教授很给于教授面子,连带看陈争都很顺眼。

私房菜的菜上的比较快,没等多久,服务员便陆陆续续上菜了,于是三人一边吃一聊。

陈争来之前已经在网上查了很多有关黄先教授的资料,发现他确实很厉害,好几本常用的大学金融专业教科书都是编写或者与人合著的,在金融学术方面是个大牛。

他有些一些准备,所以聊天的时候黄先教授问他一些问题,他也能答的让黄先教授感觉比较中听。

本来黄先教授是不太喜欢喝酒的,但几人聊的高兴,于教授又坚持,他也喝了几杯白的。

几杯下肚,黄先教授也是头晕目眩,开始嗨起来了。

他眼神迷离,拍拍胸脯,说道:“你这个学生,我黄某人要定了!”

于教授立马给陈争使了个眼神:“陈争,你看黄教授都亲口答应了,赶紧给过来黄教授敬一杯啊!”

陈争忙起身向黄先教授敬酒,黄先站起来,扶着陈争的肩膀,身子晃了一下,打了个酒隔:“别担心,以你现在的专业底子,复试过线肯定没问题,如果不过线,我把你特招进来!”

“多谢黄教授了!我先干为敬!”

虽然是酒桌上的话,最后成不成还是未知数,但陈争还是觉得很感动,一口将小酒杯里的白酒喝下肚。

黄先教授见陈争把酒喝了,自己也拿着酒杯一口闷了,挥挥手示意陈争坐下。

几人又聊了几句,喝醉酒的黄先不知不觉地就透露了考试的侧重点:“咱们学校侧重于货币银行这一方面,你只要吃透了这一部分,复试绝对可以得高分!”

黄先目前除了是楚汉大学的金融硕导,也兼任楚汉市某家本地银行的独立董事,他研究的方向主要是货币银行学和银行管理这两个,学今年校招生考试内容偏向这两个倒是可以说的通。

他这么一点拨,复习的范围就窄了许多,陈争可以针对性地突击重点知识点。

不过这段时间在朱亚男的严格监督下,陈争本身也很努力地复习,复试过线应该不成问题。

期间陈争还被黄先教授“指点”了一二,教了他一些基本的复试技巧,让陈争获益匪浅。

吃完饭,于教授和陈争扶着有些站不稳的黄先出门打车,于教授有些不放心,准备亲自送黄先教授回去。

陈争就餐时只喝了一点点酒而已,头脑暂时还是清醒的,所以等两位教授离开之后,自己打个车回学校去了。

他回到学校已经是九点多,朱亚男也知道他跟着于教授请黄先吃晚饭的事情,还喝了白酒,有些担心他,一直在陈争宿舍等他回来。

因为应酬需要,重生前的陈争参加工作后也喝了不少酒,酒量练出来了一些,一般一二两白酒不会醉,啤酒喝不倒。

不过陈争还是高估了他现在的这具身体,之前几乎没沾过白酒,啤酒也没喝几瓶,抗酒能力非常差,被的士的汽油和颠簸影响,酒精开始上头。

当的士停在宿舍门口的时候,陈争差不多都要失去昏睡过去了。

男子糊了,陈争的记忆开始出现混淆,付钱的时候拿着苹果手机问司机二维码在哪,说要扫码支付。

还好朱亚男听到了车声音下楼,帮陈争付了车费,不然司机会以为陈争耍酒疯不给钱呢。

再过几年,微信支付宝等在线支付技术普及之后,城市生活的年轻人几乎不用现金了,陈争也习惯了手机扫码支付,很少带现金出门。

但是现在是2011年初,智能手机没有大量普及,支付宝扫码支付虽然出现了,但是非常小众,而真正将扫码支付推广的微信才刚刚开发出来没多久,下载用户都还没几个,司机能知道什么叫手机支付么。

“什么扫马,扫你的脑壳哟!喝了点马尿就不知道自己姓啥子了,傻逼!”

等朱亚男扶着陈争下了车,司机立即开车扬长而去,路上还忍不住骂了一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