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御兽诸天

第四百六十八章 一字一神通 一刀断山河

御兽诸天 箫酒 5826 2021-02-09 17:10

  薛宝珠正在和春秋书院的一个真传弟子比试神通。

两人虽然都没有使出全力,但也都拿出了几分本领,毕竟周围还有那么多同门观战,他们也不想落败丢脸。

薛宝珠已经与她的本命灵兽蛮荒白象合体,整个人比原先变得更加高大,身高过丈,腰粗十围,两臂又粗又长,身上更是缠绕着粗大的锁链,彪悍的一塌糊涂,即便对手乃是春秋书院的真传弟子,在面对她这种野蛮到了极致的打法后,也是连连退后,眉宇间由此发怵。

尤其是薛宝珠打的兴起,脑袋一晃,直接长出了象鼻和蒲扇大的耳朵。

她在战斗的时候向来粗犷霸道,习惯了以力压人,所以从来都不在意自己的形象。

此刻蒲扇大的两耳一扇,顿时扇出两道旋风,朝对面正祭起书册防御她那把大锤的儒生打去。

儒生见她又出新招,却也不惧,抬手取出一方砚台,凌空一抛,镇压虚空,当场压得那两道旋风再难寸进。

却没想到薛宝珠猛然一甩头颅,一条沉重无比的象鼻猛然带着狂暴无比的罡风抽到了砚台之上,强横的力道当时就将砚台抽飞了出去,随后余势不衰,朝那儒生身上抽去。

儒生心里一惊,没想到薛宝珠的象鼻抽打的力道竟然丝毫不弱于那把荒兽白骨头颅做成的大锤。

他连忙伸出右手食指在虚空飞快的划了几下,顿时一个金光闪闪的古篆御字出现在他的身前,迅速变大,带着强大的防御力挡住了薛宝珠这一击。

但紧接着薛宝珠的白骨大锤就落了下来。

不同于象鼻先前为了抽打砚台去势已衰,此刻薛宝珠将大力神通施展到了极致,白骨锤带着蛮荒巨兽一般狂暴的力量直接落下,大锤还没近身,狂暴的罡风就压得下方儒生有些喘不过气来。

儒生两手齐出,十指齐动,如同莲花绽放一般,硬是在白骨锤落下之前在头顶上方写出了十个金光闪闪的古篆大字。

“封、禁、困、牢、抵、御、稳、固、山、岳!”

一指一字,一字一神通!

每一个古篆都带着金光,同样也都散发着与字体相对应的力量气息,化作十层防御,拦截狂猛无比的白骨大锤。

“砰!”

一声巨响传出,随后犹如摧枯拉朽一般,将那十个古篆形成的防御打破,白骨大锤上那狰狞的白骨刺闪烁着锋锐的寒芒,就向儒生身上落去。

儒生身形大袖一扬,手心泛起金芒,掌上纹理犹如山岳图形,带着道道山岳虚影竟然硬生生的抗住了白骨锤。

薛宝珠手臂晃动,身上锁链犹如一条长蛇一般向对方缠绕过去。

儒生眉头一皱。

并非他的修为不如薛宝珠,实在是以往接触的儒道修士居多,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这等蛮横的打法,所以有些不太适应,结果就被薛宝珠带入了她的斗法节奏中去,以至于现在落入了被动防守的局面。

他口中轻喝一声,衣袖当中突然出现一卷长长的画卷。

画卷自动展开,围着他绕了几圈,其中鸟兽鱼虫种种身影一一浮现,在他四周形成了一道防御,再次拦住了薛宝珠的锁链纠缠。

但如此一来,他可就算彻底陷入防御当中,难以脱离。

薛宝珠打的兴起,白骨大锤如风如电,朝着下方连砸一百零八锤,若非宫殿中禁制强横,还真禁不住她这般捶打,即便如此,也让下方的石板上不断涌现禁制光芒。

更重要的是,在她兴奋的呼喝声中,身上竟然隐约升起了一丝法则之力。

“痛快!”

薛宝珠哈哈大笑,随后一拉锁链,将白骨锤收了回来挂在腰间,身形晃动间解除了跟本命灵兽合体的状态,稽首一礼:“多谢赐教,多谢道兄助我悟道!”

儒生轻吁了一口气,方才着实被薛宝珠一通狂攻打的有些措手不及,尤其是最后几下,这狂暴的女子竟然借助跟他战斗的兴奋状态一举领悟了力量法则。

虽然才只是刚刚有些许领悟,但加持在白骨锤上也使得那把大锤威力倍增,若不是薛宝珠见好就收,再打下去他肯定会出丑。

“宝珠姑娘客气了。”

儒生苦笑一声:“姑娘这等悍勇的斗法手段,小生一时不妨,还真有些扛不住。

恭喜宝珠姑娘领悟了法则之妙,自此以后踏上大道之途,可喜可贺!”

“哈哈……还要多亏了道兄,若非道兄陪我打的尽兴,紧靠闭关领悟,我最起码还得花费三年苦功。”

薛宝珠心中兴奋,看来,自己果然不适合闭关苦修,还是多多战斗才能得到更多的进步。

“好,精彩!”

场外观战的众人纷纷喝彩。

唐三元摇着折扇,连连赞叹:“葛师弟以往没有多少斗法经验,落入宝珠姑娘的斗法节奏中很正常,以后多接触一些道友,多参加一些战斗,经验自然就会上来!”

“多谢师兄指点!”

葛青山连连点头,他也已经发现在自己的弱点所在,这一次是跟御兽宗的道友相互切磋,薛宝珠自然不会对他下杀手,所以安全无忧,但以后若是再碰到类似的对手,可就未必还会像今天这样了。

他不是首席弟子,在经义分院中仁、义、礼、智、信五常真传中,只是排在最后一个而已,所以对唐三元很是客气。

唐三元望着薛宝珠,道:“宝珠姑娘能够在跟葛师弟斗法的时候领悟法则之力,也是积累浑厚,厚积薄发罢了,即便没有今日这场战斗,想来过不了多久也能领悟出来!”

“唐兄过誉了。”

薛宝珠脸上带着兴奋,客气的回了一句。

她虽然性格狂放好斗,但毕竟是女子,也有细心的一面,所以在斗法的时候才能及时住手,并没有让那儒生脸上难看。

对方毕竟助她领悟了法则,虽然没有这一场战斗她迟早都能领悟,但依旧没有再战斗下去,双方毕竟不是仇家,没必要当真分个胜负。

“妙真道友。”

唐三元看了几步外的方程前一眼,突然笑眯眯的望向李妙真,说道:“方才宝珠姑娘跟葛师弟斗得很是精彩,唐某一时手痒,不若你我也战斗一场,让在下见识见识道友的白虎刀有何神妙!”

他知道方程前的心思,原本倒也没有一定要跟方程前竞争的念头,毕竟御兽宗造化一脉的怜星无论修为容貌都不弱于李妙真,而且还有一股天真烂漫的纯真性情,很是让人喜欢。

至于柳玄灵,他想想也就作罢了。

对方已经处于紫府巅峰,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突破境界晋级法相,目前来说修为相差悬殊,基本上没有成功的可能,所以他很有自知之明的没有去骚扰柳玄灵。

更何况柳玄灵看他的眼神总是透露着几分戏谑的神色,显然是知道他的心思,如果在这个时候再去接近柳玄灵,只会被她当成笑话看待。

不过,自从方程前为了撇开他展开不正当的竞争,从而悄悄传讯他妹妹,弄得他整日里都要盯着妹妹不说,还要忍受马大少没有半分自知之明的骚扰。

那家伙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明明自己没给过他什么好脸色,居然好似看不透他话里话外的意思,依旧整日里围着妹妹打转,并且时不时地给他献献殷勤,好像已经把他当成了大舅哥一般。

因此,唐三元心里气恼方程前,顿时就起了搅局的念头,所以他有事没事的时候就会跟李妙真说说话,套套近乎,借此气气方程前。

果然,在他说出这番话后,方程前的脸色顿时微微一变,显然有些不舒服,看的唐三元心中暗爽不已。

“哦?”

李妙真闻听唐三元要想自己挑战,英气十足的剑眉微微一挑,脸上顿时露出了兴奋之色:“你要跟我斗法?太好了,这些天整日里游山玩水,早就已经闲得发慌。”

她二话不说,直接跳入场中,兴奋的朝唐三元连连招手:“快来快来,我的大刀已经解渴难耐了!”

“呃?”

唐三元微微一怔。

他是为了刺激方程前这才故意跟李妙真搭话,在他想来,即便李妙真同意跟他斗法,应该也不会向方才薛宝珠那般才对,结果没想到李妙真这幅样子看起来好像比薛宝珠更加好斗!

不过话已说出,李妙真都已经跳入场中,他作为挑战者总不能在这个时候不上场。

再说他乃是春秋书院诗院首席弟子,可不仅仅只是诗词歌赋样样精通,修为战力同样也非同一般,要不然在那么多天才当中也不可能让他夺取首席弟子的位置。

所以他洒然一笑,踏步迈入场中,摇了摇折扇,一副风流倜傥,潇洒不羁的模样,让场外不少女修都看的眼前一亮。

不过这幅姿态在李妙真眼中跟寻常人并无区别,反而还觉得这家伙有些卖弄风骚,在她面前不做防御,那是他自讨苦吃。

多日未成战斗的李妙真这一刻兴奋起来,哪管唐三元是什么心思,也没在意他还想说些什么,身上气势陡然暴涨,犹如人形白虎一般凶猛狂暴,腰间白虎刀刷的一声直接出鞘朝他斩去。

这一刀,带着无比锐利的刀气,骇的唐三元心里一惊,连忙闭上嘴巴,将原本想要说的话憋了回去,一扬手中山河扇,顿时虚空出现一山一河一只鹰。

山峰沉重,水势汹涌,鹰击长空!

山峰带着沉重的镇压之力当头向李妙真压去,河流汹涌的同时还带着灵动的势头无孔不入,试图寻找李妙真周身弱点,十丈神鹰迅如闪电,破开虚空,直接朝李妙真身上啄去。

“哈哈哈……吃我一刀!”

李妙真浑然不惧,白虎刀身闪过一抹铮亮的刀芒。

刀芒过处,山峰崩断,长河断流,神鹰授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