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 秦国小坑货

第三十九章 致命遗憾

秦国小坑货 五香味榴莲 4705 2021-02-09 17:11

  方正详细地叙述了事情的经过,想着凭柳如海推官的身份能不能帮上什么忙,毕竟自己相熟的官员也就只有他了。

柳如海沉吟半晌,摇摇头道:“并不是不想帮你,而是此事超出我的能力之外了。”

方正想了想便也了然,毕竟柳如海只是杭州府的推官,地方有地方上的一套领导班子。如果是刘大海或许还能帮上点忙,但前几天得罪福王时连带着把知府大人也给得罪了,所以他绝对不会帮忙,反而会在中间使绊子。

想起这些,方正都有些怀疑自己的人品是不是太差了。穿越过来才半个月,杭州数得过来的几个大人物都得罪了个遍,看来以后还是尽量少出门的好,不然一个不小心犯了事落到他们手里,那才叫吃不了兜着走。

眼见夜已深沉,柳如海感觉没有帮上他什么忙,心里过意不去之下吩咐厨房准备酒宴,也算是聊表歉意。

盛情难却之下方正也只好应承下来。说不定以后有事儿求到柳如海头上呢?不论前世今生,官场上的事儿不都是在饭桌上解决的吗?

宴席上,柳如烟也赫然在坐,于是一顿饭的气氛就变得有些微妙起来。方正整个早上都胆颤心惊,待得酒足饭饱朝急不可耐地告辞离去。

“方老弟慢走!”柳如海叫住他,回头对柳如烟道:“烟儿,天色也不早了。我知道你武功不俗,送方公子回家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原本慑于哥哥威势勉强赔笑的柳如烟这下不干了,脸色难看起身就走,冷冰冰的撇下一句没空便迈步出了大门,

“柳如烟!”被妹妹扫了面子的柳如海面色难堪到极点,板起脸呵斥道:“方老弟是我的至交好友,你若还斤斤计较,那就休怪我不认你这个妹妹!”

见因自己而导致兄妹俩闹翻了,方正尴尬道:“柳大人,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

柳如烟背对着两人,脸上神色变幻莫定,心里更是恨死了方正,就因为一个外人哥哥便不认自己了吗?真是个祸害!

心里万分委屈之下的柳如烟美目含泪,暗暗忍下心中的不忿对方正道:“既然方公子是哥哥的至交好友,那送你回家便也使得。只是小女子有些怕黑。”

方正闻言也松了口气,他也怕柳如烟送自己回去的半路上出什么幺蛾子,万一再揍他一顿多不划算。于是连忙道:“不用不用,如烟姑娘留步,我先告辞了。”

柳如烟听他这么说,心里的恨意稍稍消减几分,最起码还是挺上道的嘛。

“既然如此,小女子便送公子出府吧。”柳如烟不能违了哥哥的命令,又实在不想送他,便只能想出个折中的办法。

方正巴不得赶紧离开这里,连忙对柳如海拱拱手便率先朝着府外走去。

柳府是三进的宅子,通往府门的路上会经过片一丈见方的小池塘。虽然时值初春,可气温依旧带着丝丝寒意,池塘里漂浮的水草枯黄一片,水面在灯笼照耀下显得一片死寂。

方正来时路过这里就有些惊讶,没想到府宅里竟然还有池塘,还曾在心里腹诽柳如海也不是个好官呢。

这也是由于对这个时代的不熟悉才会表现得好奇,在大秦国凡是上得了品级的官员不论是真有钱还是为了充门面,或多或少都会在院子里弄一些附庸风雅的玩意儿,就是图那么个意境而已。所以就连一向大大咧咧的柳如海也不能免俗。

“柳大人真是颇有雅兴啊,院子里居然有个鱼塘,想必炎炎夏日时能在凉亭里垂钓也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方正路过时特意绕到池塘边停顿片刻,啧啧有声地感慨。

可就在还没感叹完的时候,只觉得屁股上忽然袭来一股大力,接着便不受控制地朝着水面飞了过去,还没等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扑通一声落水了。

柳如烟拍拍小手,神态自若地站在池塘边也顾不得淑女的形象张开嘴乐不可支,圆溜溜的杏眼更是弯成了两个月牙儿,心里一股恶气终于得以发泄出来,怎能不让她开心?

方正前世有许多遗憾,但对他都没有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最多也只是单身近三十年而已。可这却不能算是最大的遗憾,因为此刻他发现了一个两世为人以来足以致命的遗憾——他不会游泳!

是的,前世欺软怕硬的城管,为了生存不得不学习一系列保命技能,而游泳正是其中的一项关键技能。可能是天赋原因吧,一直以来他不仅没有学会游泳,就连每次下水时都非常抵触,以至于每次看到水都会产生惧怕情绪,一度认为这就是民间所谓的旱鸭子。

不过在方正看来,只要不往有水的地方跑,相信凭着出色的长跑成绩一般人还真的拿他没办法。

万万没想到,前世的遗憾在这一世对他造成了侮辱性和伤害性极强的一击。

刚刚落水的时候只感觉心里霎时间一紧,刺骨的冰凉感从四面八方袭来,不留丝毫空隙的包围了周身所有空间。随着整个人逐渐向着水底沉去,窒息感也慢慢席卷了所有的感官。呼吸不畅之下还没来得及呼喊救命就没入了水中,任凭他怎么挣扎,始终改变不了继续下沉的命运。

岸上的柳如烟笑得前仰后合,差点都直不起腰了,却见水面冒气几个气泡后便平静了下来,顿时大感不妙。她并不知道方正不会水,因为从小生长在江南水乡的孩子从生下来就开始与水打交道,长大后更是多数随着长辈以跑船为生,早已练就了一身不俗的水里功夫。所以在她看来这么小一个池塘肯定不会出什么意外的。这才恶作剧般的一脚把方正踹了下去,准备看他在水里的狼狈模样从而通过嘲笑他来一抒胸中恶气。

可眼下看来方正的表现有很大可能性是一点水都不会,那她这一脚岂不是直接把他送去了鬼门关?心里焦急之下瞬间就失了方寸,只顾着在岸上焦急冲着重新恢复平静的水面大声呼喊方正的名字,生怕他万一出个什么意外不好跟哥哥交差。

柳如海晚间喝了些酒,感觉有些昏沉沉的,于是便出了客厅打算转回后院休息。可就在这时忽然传来柳如烟焦急的呼喊:“救命啊,方正掉水里了!”

这句话的作用和那句经典的“帮主掉粪坑啦”有异曲同工之妙。

柳如海瞬间脸色一变,什么?方老弟掉水里了?那还得了?急忙冲到池塘边仔细看去,却只看到平静一片的水面,哪里有方正的影子?不由气道:“胡说八道什么?大姑娘家家的大半夜鬼哭狼嚎成何体统?”

柳如烟此刻也没心情跟哥哥置气,指着水面语无伦次道:“方....掉下去了....”

柳如海看妹妹满面焦急神色,这才信了八分,急忙问道:“真掉下去了?”

柳如烟急切点头,结结巴巴的解释道:“天太黑....他一个不小心.....掉下去就没见上来。”

柳如海大惊失色,衣服都不顾上脱扑通一声就跳了下去,一个猛子扎进水里费了老大劲才把方正捞了起来。此刻周围一众下人也都闻声围拢过来,七手八脚地这才把奄奄一息的方正从池塘里抬出来。

当夜,柳府灯火通明。

柳如海在顾不上浑身湿漉漉的衣服以及冷得直哆嗦的身子,风风火火地冲出门来到了距离几条街远的一家医馆门口,用砂锅大的拳头死命地敲击着大门。

睡眼惺忪的大夫打着呵欠刚一打开门,还没来得及说上句话就被一只有力的手猛的拉扯之下被夹在了腋下。只听得耳边风声呼啸,有那么一瞬间大夫差点以为遇到了云游的仙人看上他了准备带上仙界,正在半空云里腾云驾雾呢。

直到来了柳家被放在地上这才如梦初醒,吓得魂不附体地连忙跪地求饶,又误会是被哪个土匪恶霸掳掠了。

“别废话了,赶紧给方老弟看看。”柳如海顾不上喘息急切道。

大夫胆战心惊地颤抖着手为躺在床上生死不知的方正把脉,接着用银针给他梳理气血,忙活了大半夜这才把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又被管家拉着到了另一个屋子,再次给冻得瑟瑟发抖的柳如海医治起来。直到天色大明才被柳府下人客客气气地送了回去。

方正做了一个很长的噩梦,梦里柳如烟那恶魔般的笑容始终萦绕在身侧,时不时忽然从某个角落蹿出来照着身上某个部位踢上一脚,或者伸出白森森全是骨头的双手掐着脖子让人呼吸不过来。

“方老弟?”耳边熟悉的声音响起,方正眼皮动了动,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才睁开,一道刺眼的光线在眼前亮起,伴随而来的是一个满脸络腮胡,双眼通红的黝黑脸庞出现在眼前。

“柳大人....呵呵,”方正艰难地张开嘴,嗓子犹如灌了铅似的沉。

“唉,老弟你受苦了。”

“不....柳大人,我....命苦!”方正说完两眼一闭再次昏睡过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