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穿书后女主她逼我上位

第九十三章 丹田问题

  “卢新,大家已经尝试了三天三夜了,虞朵只怕是……”殊邈真人欲言又止,看着脸色苍白,嘴里仍然念着寻念术的卢新。

他边上的李韶嘉也在锲而不舍的念着,只是他看起来情况更糟糕,这寻念术耗费的是精力,这样连续不断的使用,谁也扛不住。

卢雨馨从外面回来,带来了几瓶酒水,她脸上也没了往日的笑容,她放下酒水,“师父,师弟,来喝点吧,我专程去白凤楼买来的酒水,可以补充精神。”

听了这话,李韶嘉这才停下,猛灌了两大口,脸色好看了些又继续使用寻念术。

殊邈真人摇了摇头,不知道再说什么才好。

而此时,卢新忽然露出惊喜的神色,“有回应了!”

李韶嘉和卢雨馨脸色露出兴奋之色,“真的吗?在哪儿!”他们连忙拿出自己的弟子令牌,贴近卢新的令牌,同时用出寻念术。

那微弱的回应也变得清晰起来。

殊邈真人也露出惊喜之色,他祭出自己的本命武器,一只玉笛,右手拍在卢新肩上,嘴里念动寻念术,只见那玉笛嗖的一下,撕破地面一道口子,便遁入了下方。

不多时,那玉笛便带回来了一个人。

见到那人模样时,卢新和卢雨馨、李韶嘉三人同时泪流满面,都发不出声音了。

殊邈真人也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虞朵安然无恙的回来了,只是她的一双腿,像是被什么火烧过了一般。

膝盖以下全部不见,大腿部分只剩一截。

她闭着眼睛,像是累了,在睡觉,面上还有淡淡的微笑。

卢雨馨绷不住,捂住嘴就哭了起来。

卢新擦了擦眼睛,将虞朵背在了背上,“没事,回来了就好。”

殊邈真人也安慰起卢雨馨,“锻体术众多,修补双腿也不难的。”

李韶嘉已经擦干了眼睛,他一板一眼道,“修补虽然不难,但我们更心疼师妹。双腿尽失之痛,我会一一找补回来!”

同样去了地炎世界之下,苏若和姜霄晟全须全尾地回来了,而虞朵却付出了这样惨重的代价,看她此时气若游丝的模样,也知她吃了多少苦才保全了性命。

此事若同那两人无关,谁能信服?

殊邈真人点了点头,“此事我定会帮你们主持公道。”

李韶嘉认真道,“我要自己亲手来报!”

殊邈真人看着他坚定的眸子,“好。”

三人带着虞朵回了棱安居,卢雨馨悉心照料了两天,虞朵便醒来了。

醒来看到卢雨馨,她笑嘻嘻道,“师姐,真好,醒来就能见到你。”

卢雨馨忍住想哭的感觉,只是将桌上灵膳端过去,“快吃,都是白凤楼里的灵膳,吃了对恢复身体好。”

虞朵点头,拿起筷子就欢快地吃了起来,只是看着她一如往常的模样,但双腿却那个模样了,卢雨馨扭过头去,泪如雨下。

还是虞朵拍了拍她的背,“没事啊,师姐,你放心,就是一双腿而已,我很快就会有更厉害的!诶,云老呢,我还想给他炫耀一下呢,我找到了琉璃骨,他寻了那么久的东西,我一下有了俩,能把他嫉妒死!”

她哈哈大笑着,却被卢雨馨一把搂进怀里,“朵儿,你别笑了,你越笑我就越想哭,为什么这些事情总是要发生在你身上啊,我心疼你啊!我和师父,还有师弟,只想你好好的,平平安安的,快乐的,就算修仙不成,就算同凡人一般生老病死,也比这样强啊!”

听着她哭着说话的声音,虞朵脸上笑容越浓,她摸了摸她这个师姐的头发,温柔道,“哪儿能这么说呢,师姐,你要这么想,你的道心就要不稳了哦!谁不想平平安安了,只是选择了修仙一路,便不能平庸,本就是逆天修行,挫折不是很正常吗?再说了,我觉得我运气也不差啊,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说实话,我这人啊,如果不是费点劲得来的,我还真觉得有些不安心呢!”

她这话说完,卢雨馨这才平复一点,只是还没说话,门外就传来了声音,“这番心胸,才是我云天清的徒弟嘛!”

来人正是云老,他身后还有卢新,和一个带着面纱的中年美妇。

卢雨馨连忙擦了眼泪,“师父你回来了!”

云老笑得开心,瞥了眼卢新和那中年美妇,脸又是一垮,“你非要叫她来干嘛,朵儿也是我徒弟,我帮她诊看过了,我的判断你也不相信吗?”

那美妇讥诮道,“你不过是个臭炼丹的,真当自己能医人了?”

云老怒极,但看了眼定定看着他们的虞朵,不知怎么的,收起了阵仗,还挥手道,“那您请!”

美妇见他退让,嗤笑了一声,便走了上来,“小娃娃,伸手让我看看。”

虞朵伸出手给她,眼睛却是好奇地看着卢新。

卢新微微笑道,“这是为师专门替你请来的医修,人称萱堂菩萨。”

美妇娇笑道,“叫我萱姨就好了。”

虞朵见她轻纱覆面,却依旧掩不住那面上艳丽的容貌,风情十足,嘴甜道,“我怎么觉得应该叫姐姐呢!”

萱姨听了脸色大好,“这小丫头嘴可真甜!”

云老翻了个白眼,“嘴甜是甜,就是有点瞎。”

虞朵:???

萱姨哼了一声,“某些人,自己不打扮,整天一副老头模样,就专门嫉妒我这种青春永驻的。”

云老叉腰道,“你别忘了,上次那个驻颜丹还是我给你炼的!”

萱姨一指头戳他额头上,“是又怎么样,你还想威胁我?”

他们俩剑拔Nu张,一副就要打起来的样子。

但虞朵偏生看出了奸情,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萱姨,你和我这个师父是不是有点奸情啊?”

这话一出,换来两个人怒目而视。

虞朵当即收声,装哑巴。

萱姨替她诊断完,“身体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只是丹田的位置好像偏移了,丫头,你是不是练了那个鬼老头的锻体之法?”

云老听了急眼了,“我那锻体之法可是祖传的天阶锻体之法,你不要泼我污水啊!”

萱姨睨了他一眼,“你那天阶锻体之法何其野蛮,手法实在粗暴,让这样娇滴滴的小姑娘家家练,你也好意思!”

云老转头问道,“臭丫头,你是不是又改锻体之法了,上次我看你收破煞真火时就有股蛮劲儿,你别是拿身体开玩笑了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