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权位神格

第23章 纷纷到手

权位神格 上书画卷 4682 2021-06-05 10:28

  脉络玄力的修炼,虽艰难无比,可仍有上升空间,而元素之力的强度,绝非普通的修炼可以增强,否则也不会存在天才这一说了,所谓天才,就是原本在起跑线就领先了所有庸人一大截的人,而元素之力的强弱,正是证实了这一点。

“这便是这次天盛商会拿出来的压轴宝物吗?果真是大开眼界啊。”

“如此宝物,若是王族之人到此,想必也是眼赤的很。”

“那可不,听说我们源氏皇朝的王族一脉,就是至纯的水元素之力,若得此宝,那可真是非同凡响。”

“哎,也许王族之人此次并未得到消息,看来要与之失之交臂了。”

座下的宾客此时喧杂无比,议论纷纷。

“好了,让各位尊贵的嘉宾久等了,我等已商量完毕,此冰晶石的起拍价为三千金币,价高者得,那么现在开拍。”

拍卖师再度一手挥下。

“三千二百金币。”一座下黑袍男子报出了第一个起拍价。

“三千五百金币。”包间男子也开始行动了起来。

“呵,四千金币!”来声正是雄狮傲家。

这价格的翻升早已令在座的大多数人嗔目结舌,好在自己等人来此几乎也是涨涨见识,毕竟这等宝物生平罕见,非大家族实在难以相争。

“五千金币。”孤深寻此时也按捺不住了,这个压轴的冰晶石,正是他此次前来的目的。

“五千五百金币。”包间男子再度报价。

“六千金币!”雄狮傲家也紧随。

“六千五百金币。”孤深寻报出了更高的价格,黑袍男子似是已经放弃,场面逐渐变的只剩下三人争夺。

“七千金币。”包间男子的报价声已经开始带嘘了。

“七千五百金币。”雄狮傲家报价。

“八千金币。”孤深寻很是平淡,似乎这些财力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哼。”包间男子瞅了一眼孤深寻有些按捺不住了:“我乃流光城洪氏一族的长老洪尚,此宝物我当购下进献给皇朝之上,还望这位小姐给个面子。”嘴上虽然说的很是客气,其威胁之意丝毫不带掩饰。

“什么!竟然是流光城的贵族,居然也来到了此处。”观众哗然。

流光城,乃是源氏皇朝所在的根基之城,为皇朝最为繁盛之都,可谓人人向往的所在之地,而作为那儿的贵族,其势力之大可想而知。

“流光城又如何?别忘了这里可是关市,即便你是王族之人,也只能以价格拿下,他人怕你我可不怕你。八千二百金币。”

还未等孤深寻说话,雄狮傲家已是不屑道。

“你说什么?你敢诋毁流光城?你这是不将源氏皇朝放在眼里。”洪尚声音低沉了下来。

“你少来混淆视听,我并未诋毁流光城,我只是看不起你这等行径,表面上说的好听,若真是进献于皇朝,你还需要来威胁他人?哼。”雄狮傲家也针芒相对。

“安静!”两方争夺不下,拍卖师再次制止了争执:“我说过了,拍卖会上再有这等行为者,我天盛商会便不会再客气了,念你洪家是第一次,我们可以既往不咎,再有人犯,我会将此人逐出此地,拉入黑名单。”

“以及。”忽然话语停顿了小会,拍卖师看向了孤深寻继续说道:“这位小姐大可放心,我天盛商会尊贵的客人,我必会派人护她安然无恙,谁要是敢威胁或者事后不轨,就得看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此言一出,包间二人顿时不再说话,天盛商会,虽然表面看只是关市一大豪华的交易商会,实际暗地里的操纵者有着十分庞大的人脉、物资,即便是皇室一族来此,也不得不给几分薄面。

“呵,九千金币。”孤深寻听闻欲言而止,眼睛微闭淡笑了一声再度报出了高价。

“一万金币!”雄狮傲家的包间内并且传来了拍桌子的声音。

包间男子已不再出声,想来也已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一万二千金币。”孤深寻的再次报价又一次令全场倒吸一口冷气。

“你...你究竟是何人!”雄狮傲家的男子声音发颤,急切的问道。

这也同时也是在座的所有人迫切想知道的问题,上万的金币在他口中报出来如同简单的数字一般,到底是怎样的人物拥有这等财力。

“我是何人你不必知道,若不能再出价的话。”

说完孤深寻看了拍卖师一眼。

拍卖师连忙心领神会的说:“一...一万二千金币!是否还有比这位小姐出更高价格的贵宾?”

“一万二千金币一次!”

“一万二千金币两次!”

“且慢!”正当拍卖师已打算敲下之时,雄狮傲家连忙制止。

“嗯?傲家莫非还能出的起更高价格?”拍卖师反问。

“此番匆忙,未带及足够钱财,是否可以以宝物抵押交换?”雄狮傲家男子焦急问道。

眼神向下方看了一下,狠狠咬了咬牙,什么没带够!可恶,要不是这臭娘们,东西早就是我们的了。

“不好意思,我们的交易都是当面点清,无法以物代替,若是开始之前傲家有珍贵之物找我们天盛商会拍卖,必然可行。”

拍卖师做了一个抱歉的动作。

“既然傲家无法再叫卖更高的价格,一千二百金币三次!这件冰晶石由这位美丽小姐拍下。”随后直接一锤定音。

见此孤深寻也是露出了一丝轻松的笑容,比预想中还要稍微容易了一点。

“那么,请几位贵宾后台请,分别在不同的房间完成交易。”拍卖师微微欠身,做了一个十分优雅礼貌的动作,请几位贵宾入场。

“几位贵宾,这是你们的东西,请收好。”拍卖师将东西交给了孤深寻继续说道:“我是这天盛商会的拍卖师兼负责人,今日多谢几位贵宾捧场,这是我的名片,以后几位就是我们这最尊贵的宾客了,有何事可来天盛商会找我。”

陈浩三人都收下了名片,上面写着段仲二字,是他的名字。

孤深寻随手便将武技与琉璃簪扔给了陈浩,陈浩慌忙接住正欲开口。

“事到如今陈浩兄想必不会再与我推辞了吧?”孤深寻笑了笑并使了使眼神。

陈浩怂了怂肩膀,无奈的说:“我若再推辞,倒显得我过于娇作了。”说完便将琉璃簪递给了孤浅雪。

“哈哈哈哈哈。”孤深寻大笑着,这貌似是自己先前的原话,竟被陈浩又套用了一遍。

“谢...谢谢啦。”孤浅雪迅速的接过簪子放入上衣口袋很小声的道了谢。

“几位可以放心,交易完成后我们定当会护你们安然回去,今夜你们不会有危险,若是他们足够聪明,想必也不敢在我天盛商会的地盘上动手。”

五千金币的武技能说送就送,这几位还真是与众不同啊。段仲不禁感慨,忽然,话锋一转,段仲目光一凝,向三人保证道。

“呵,这样甚好,即便没有你们,也没人可以再动的了我们。”孤深寻冷笑道,眼睛映射出了寒芒。

“这倒是在下唐突了,呵呵,但规矩还是该遵守的,几位请。”段仲说。

三人走出了商会,来到了街上,此时夜晚,街上仍有不少商贩在做买卖,然相比白日,已显得十分稀疏了。

“陈浩兄,今日天色已晚,不如与我等一同前往客栈住宿一晚,明日再启程如何。”

孤深寻提议着。

“既如此,那便再打扰二位一宿了。”陈浩答应了下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