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 演武令

第一百零九章 逼狗跳墙

演武令 鱼儿小小 5695 2021-06-05 11:01

  想到王小桥。

就看到了对方。

这次,王小桥却没有前几次见到的风度翩翩,而是颇有几分狼狈。

他的左肩绑着一块白色纱布,此时还在渗出鲜血。

显然是受伤不轻。

杨林一肚子责怪的话,都没办法出口了。

只是问道:“谁出手伤的你?”

他倒是好奇了。

以王小桥第一杀手之名,还有人可以伤到他?

也许这时候的王小桥还没有彻底成长起来,并不是日后那个让中外高官都闻风丧胆的厉害角色。

但是,凭借他现在的身法和Qiang术,以及谨慎小心的行事作风。

就已经很难缠了。

“还不是因为你。”王小桥无奈叹气,“说实在的,我还真不愿意看着你强势冲击巡捕房,或者直接冲击清帮总部。

那样的话,事情肯定会闹得很大,会引来无数人的忌惮,因此……”

“你是去刺杀黄景荣了,还是章玉林?”

“是黄景荣。”

王小桥也不奇怪杨林怎么会猜到。

他一直觉得,两人心里总是有着某种默契,就像他能猜到杨林想做什么?杨林自然也能猜到他的行动目标。

“章玉林那里,虽然难以对付,但是,这人也只是别人的一条用来做事的手臂,杀了他还有另外的人上位,用处不是很大。

首要刺杀目标,当然要选黄景云,这人手眼通天,可不得了。

可惜的是,这次乘着他未防备,我突然出手,竟然未竞全功。“

王小桥面上全无表情,仍然神情淡淡的,但是,少有的在语气中流露出一丝沮丧来。

“黄胖子真是怕死啊,他平时出行,身边一般不少于三十人以上的巡捕,并且,还有几个高手随身保护着。

我就想着,趁着夜色冲击黄公馆,半夜三更的,他总不会连睡女人都带着保镖在身边吧。

结果呢,却没想到,他比我想的还要怕死。”

“是没找到人吗?”

“是替身……”

说起这事来,王小桥简直就像踩了一砣矢。

脸色黑得吓人。

“我刺杀完之后,刚刚放下心来,以为得手,就发现,黄公馆很快就全部动了起来。

不但有着七八十个Qiang手埋伏着,三个高手竟然也在……

侯元亮的Qiang法与猴形拳结合,的确是很厉害,但注意一点,还是能躲开的。

最危险的,反而是那个用飞刀的,好像是叫小刀还是什么。

这人的刀看起来不起眼,但是只要出刀,连躲都没法躲。”

“怎么个没法躲闪?”

杨林很少见到王小桥这么推崇一个人。

“这么说吧,那小刀出手之时,好像有着一种奇异的锁定。

并不是预判,而是你看着躲开了,实际上,那出手的刀光也会跟着转弯微调……结果,还是会中招。”

杨林深吸了一口气。

“还有这种技法?”

“当然有,传闻八极宗师李叙文,当他出Qiang之时,蚊虫不能躲,金石不能挡,号称刚拳无二打,神Qiang李叙文。

那是发则必中,中则必死,出手就像是会追踪一样,躲都躲不开。

还有,号称天下第一手的虎头少保孙录堂,更是不需要动手,只凭皮肤肌肉的弹抖力量,就能震昏五六个牢牢抱住他的练家子,简直是神乎其神。

什么攻击,都没法临身,好像身上有着无形气劲一般。”

王小桥说到这里,吞了一下喉咙,显得极为艳羡模样,看着杨林,不爽道:“当然,你如今突破宗师,手段惊天,也是有着这个资格与他们争一争天下第一的名号的。

那个小刀,我估计并没有太强,只不过,从小开始习练那一手飞刀,把心意神全都融入进去,才达到古怪的锁定效果。

你若是见着了,得小心一些……他的刀很锋厉,抽冷子来一下,防不胜防。”

“一生祭炼一口刀,心血意念全在其中,是这个练法吗?”

杨林心中默默思索了一会,就放下。

民间的奇功绝艺还是很多的,也不用去大惊小怪,有法总有破,到时见着了再说。

“让你探听那两人的行踪,你就去行刺了,是因为没有查到具体位置?”杨林疑惑问道。

王小桥摇了摇头,“倒是有一个机会,他们会出现在一个地方,身边也一定不会带着太多Qiang手,不过,估计也很难动手。”

“什么机会?”

杨林急切的问。

守不如攻。

他可不习惯见招拆招。

尤其是今日杨英遇袭,他更是怒火中烧,完全不想等待了。

“三日后,袁双城袁阁老家大公子袁文定会来上海,商量起事的事情。

到时候,不但同兴会很重视,会专门关注陪同,清帮章玉林和巡捕房黄景云估计全都会到场。

有这等结交高官显贵的机会,他们是永远不会错过的。”

“你是说,会有很多高手在场?”

“是,袁阁老如今坐拥十万精兵,隐藏实力更是庞大无匹。

起事要取得成功,必须他的首肯和配合……

因此,但凡有识之士,对他都很看重,决不会容许他的儿子出现什么变故。

袁文定就算是个花花公子,不学无术,但他的身份摆在那里,自然会有高手随行。

如果要在那种场合对付黄景云两人,难保不会引起他身边的高手阻挠……”

好处是没有大量Qiang手跟着,不会陷身围攻之中;坏处是高手众多,或许会有人伸手阻拦。

杨林斟酌了一下,都没考虑多久,就道:“我去,时间,地点……”

“三天后,午时开宴,大世界,到时我会搞到请柬,派人送过来。”

王小桥说完,就叹息道:“也不知告诉你这消息,到底是不是做得正确。

算了,不去想那些大局,有些人的确是该死。”

说完,也不再跟杨林再多做寒喧。

从后门出去,隐入黑暗中,消失不见。

……

事情一码归一码。

三天后的事情,杨林准备去了结。

但是。

今日的事情,却没法了结,他也睡不着。

总不能这么袭击之后,就大摇大摆的离去,再也没人追索吧。

他觉得,有必要让那暗鹤严正宽明白,躲是躲不过的,事情总得面对。

……

清帮别的不多,就是青楼赌馆很多。

几乎开遍了整个上海大街小巷。

每日里,都有海量的金钱流入某些人的腰包,并且,让相关利益者,挣得盆满钵满。

青楼,杨林不想动。

在这里做的女人都是一些可怜人,真的断了她们的生意,可能生活会更加凄惨。

做为一个男人,他打心眼里,也不愿意扫掉这么一个精彩的地方。

那么,最好的目标,就是各大赌场。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扫灭掉这么一颗毒瘤。

反正,前来赌博的,不管是好人坏人,有一个算一个,也无辜不到哪里去。

免得他们家破人亡,反而是大有阴功的一件事情。

他就不相信,真的扫掉全上海的赌场,那章玉林还能坐得住?

手下的那些打手们,还能站在一旁观望?

他猜测着,章玉林和黄景云是肯定不敢出现在自己面前的。

那么,就看看,身为四大红棍中的最后一个严正宽,到底怎么收拾这个烂摊子?

还能不能藏起来不见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